年糕 · 年高

by kflai

张美莉

曼谷的某间酒店大厅挂着一个大海报,用英文介绍酒店中餐厅季节限定的年糕。海报上只有两个大大的中文字:年高。我不知道是有心的同音玩味还是无意的翻译错误,年糕原来就有年年高升的含义。

从小学到中学,我过年的记忆里,都是年糕。因为我們家是茶粿小販,我们是在忙碌的巴刹生活中期待过年。

我总想起放学回家后连校服也来不及更换,就急急骑着单车载着新鲜出炉的年糕往巴刹冲去的自己。

年少过年的回忆,像当年的年糕,还温热着。

我记得抹上油的模具,在长桌上一字排开。

选择在手机界面添加人间烟火的快捷方式,可帮助读者快速登录人间烟火的网页,方便每一天阅读到最新的文章资讯,实现 “一步到位” 的阅读模式。
在手机界面添加人间烟火图标 ≫

我记得我握着大木勺,不停地搅拌大面盆里的糯米糊。

我记得妈妈在煮焦糖,加水后… 沙… 沙… 沙… 的声响。

我记得我不停地拌啊拌,加了焦糖浆的白色米糊就变成了漂亮的褐色米糊。

我记得妈妈像叠罗汉般,把一碗一碗的年糕一层一层放入蒸笼里。再盖上一层布。锅盖,比我还要高。

我记得我们用椰壳当燃料,整间房子都烟雾弥漫。

我甚至还记得,糯米粉是三象牌的。

其实在我们更小的时候,糯米粉并不普及。我们家有一架老旧的电动石磨机。我们每天都需要帮忙现磨米浆。

#开电。
#石盘开始转动。
#把浸泡的米一勺一勺的舀入磨眼里。
#不时加点水。
#不时用勺子把散落在石盘上的米拨入磨眼里。
#米浆就从石盘的夹缝中流到磨盘上再流入布袋里。
#如果是用来作茶粿,就让米浆静置一段时间。把水榨干,就是现磨的米团了。

老旧的石磨机常常故障。磨出来的米浆并不顺滑。而且 … 老实说,妈妈不是巧手厨娘。我们家的茶粿,真的只是还好而已。

所以,我们家的年糕也常常 … 不美。用婆婆的福建话,叫 mo-peng。我长大以后回想,应该是火候和蒸笼里的水控制不佳。有些年糕会起泡泡,有些表面凹凸不平。但妈妈说,是年糕“小气”,因为蒸年糕有很多的忌讳。

年糕出笼后就是最忙碌最多工的时候了。我们必须趁热用汤匙将泡泡或凹凸不平的表面一一的弄滑,再一个一个的将年糕取出装进透明袋子里。后来不知是谁的主意,发现将年糕的底部当成正面,我们家的年糕就好看多了!

而最可怕的是后续的清洗作业。油油黏黏的模具、蒸盘,好像永远洗不干净也洗不完!

中四之前的每一个新年,我们都在忙碌中,期待过年。因为后来婆婆车祸受伤,才结束了巴刹的生活。

你还期待过年吗?还是,不期不待,把节过成寻常的日子?没有对错。不关好坏。生活,原来就是一种选择。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