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by kflai

黄君雁

爸爸认为他自己会是个长命的人。他人中深长,据说是长寿的面相。几次险象环生的车祸他侥幸只受皮外之伤。加上自己是中医师,多少对身体的状况有些掌握。

婆婆口中的爸爸是个天资聪颖的人。年幼中国南来之前只受过几年小学教育。平日得帮家里找生计没法上学,却也能凭自修后来以比较标准还快的进度从中医学院毕业。

爸爸一定程度上崇拜毛泽东。后来的我了解为什么他行事作风多少会专制。近乎军事般的教育让我这长子受尽苦头,却也获益良多。

爸爸肯定不是个完美的人。他有一箩的不是,但也有着多年父兼母职的温度。我们三兄弟从来没试过一餐是晚用的。校服笔挺的程度绝对不比有妈的孩子差。

可他总被命运捉弄。我懂事以后就一直读着这个有抱负却无计施展,有情却无法表达的故事。我一直跟随着他的蓝图前进,担心是否会重复一样的故事。

他走的那天我几乎要疯了。没有准备,即使这不太逻辑。心情复杂得无法整理。我以为还有时间。一个所有人都懂的简单道理。

他从来不知道他一直都在维持着我的避风港。就算是他最后那两年失智症最严重的时候也一样。就算他不记得我跟他说过什么。因为那些话不曾出口。

在那里我最安全了。

想你

我们的故事 永远像刚发生在昨天
风吹过的他
单车后座的我
夹在书中的电影票 

他总走左边
让我牢记住 他右边的脸
阳光
笑脸
我俩手牵
眼泪只用作灌溉 我们的永远 

小苗儿 长成了树
期盼的果实 只需再等个春天
阳光
笑脸
我坐在树下
靠着他右边的肩 

天空飞过一群雁
春天了
是时候回到 它们的西伯利亚
秋天还会回来吧
那我们
再见 

本站长期征集封面。凡在绘画或摄影作品中,反映马来西亚的人物、事物或景色,均可参加。 如获录用,可得不少于RM50的稿酬。
封面图征集活动 ≫

可怎么
现在的我 天凉就感伤
只有在梦中 才能握住那右手
让他在最接近心脏的位置
倾听我
让我靠 

     我望着墙上的你
     你从相框里看我
     想你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