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藏眼泪离行站

by kflai

庄益安

在车站等巴士,炎热的阳光底下,衣服背后透湿一片,路过车辆扬过吹来的灰尘飘入眼簾,心口闷热着。巴士照例不准时,往车的方向不断晀望,仍不见熟悉的车影。

我记得每回从伦敦回来度假,假期结束后,从槟城老家出来的一个车站,等往另一辆巴士下吉隆坡的车站。來來回回数十年光景,熟悉车站,还是贴着满满新旧的广告纸张。日晒雨淋,支离破碎的半身躯贴在候车版上,像一位传讯者,手錶、金饰变卖、有房出租出售、贷款、走失的猫狗,求职,角落下付上顾主姓氏和联系电话,一行行隨手而撕走的小字条,静待着有需要的人。

等车的乘客坐在椅子上无聊盯着手机,任由身后的字张随风摇晃,它们都像一群被忽视又迷路的孤魂,到夜深人靜时分,唯有迅速驶过的车辆风声,才轻微缓动一下,然后又到寂静的长夜。

我曾经是远方归来的流浪者,每一次回到家乡下了车,总是害怕望过対面马路的另一端,那是告别家的车站。记得每次收拾好的行李,在出门时会突然超重;我知道又是家人把一些补品之类,偷偷塞进行里面。因为知道我是不惯带这类补品,千山万水回去伦敦,唯有先斩后奏,出此下策。家人的关怀爱心我是深切体会得到。

不管是早上,下午或晚上离开家门,关上门的一刻,內心的万分不舍往往激动得难以平息,心口痛得像粒大石头重重压在胸口。

很多时候,在等候巴士的当儿,不听话的泪水还是从眼角烫热滑落,那是一个哀伤、痛彻心扉离情写照。

在旅途中重复演着人生的无奈不捨,内疚和自责,並未习以为惯,年纪大了开始懂得,没有回头重来这回事,很多人和事渐渐更越难抓得住,人终究会有油尽灯枯的尽头,回來时等待的人也许不在了。逆境的冷酷,人生变幻莫测,但是那张写上皺纹亲切的笑脸,从不因岁月而变得陌生模糊,因为有愛有光,让生命持续燃烧。

不清楚要多久时间,能再回到这个一度储藏最多眼泪的车站,熟悉泥土的芬芳,家永远是最安稳的避风港湾。自从那一趟回来的単程路,我好久没有再回去,或许有一天不再逆风流浪,倦鸟归巢,会不会已经滄海桑田,数着遗憾后还有多少的时间。

人生犹如來往穿行的巴士,到达终点歇息后重新出发,路还是要走完下去,沿途记下了每一个车站,掠过的每一页风景、每一步腳印,集成一本人生最美的相册簿。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我一直都在努力折叠往生莲花,每一片花瓣都承载着我对已故至亲的思念。每逢初一、十五时,往生莲花都会随着金银纸一起焚化,烟熏袅袅,仿佛就在向上天传递我偷偷放在花芯里的心声。那时那刻,我不再是一个理性的大人,而如同小男孩般,希望天堂会有WiFi,能够让对方接收我的讯息,也希望天堂会有信箱,能够让对方收到我的祝福。一 芊函
以爱之名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