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油灯

by britney

黄筠娣

火水这燃料名称在南洋是土称,其实真实名称是煤油

在我成长的路上,煤油是天天不可缺少的东西,在很小的年纪,父母已经放心的让我们处理煤油。可见我们是多么的懂事、用心。

天黑后虽然家里有电,不过才二年级的我有许多任务,其中之一是给小鸡小鸭点煤油

我们家一年有两次是会购买大批刚出生的小鸡鸭,这些装在纸箱里面的小鸡鸭都怕黑怕冷,煤油给它们是我的工作。有陪睡的小鸡鸭死亡率比较低。

我会调整芯,用心地把煤油灌入玻璃制的罐,一滴都不会滴出,因为我会控制煤油罐。
妈妈示范过一次我就会了。

读到一篇好文章,想分享给亲朋好友该怎么做?人间烟火有“分享”按键!通过点击社交媒体的“分享”图标,可直接分享给亲朋好友!
如何分享人间烟火的文章? ≫

爸爸说过煤油是危险的物品,用完之后就必须锁紧瓶盖,我也牢牢记住。

我喜欢看毛绒绒的小鸡鸭争相依偎煤油的样子, 可爱极了。

因为小鸡鸭太多了,必须分装五六个纸箱,我每晚都必须忙着侍候这些小动物,是家里很得力的助手。

我睡前都会去看看我的小动物们,看到它们闭上眼睛的憨样,一只挨着一只的,在煤油小火光里睡着,那情景就是难忘的一幕童年美好。

如今想来,这真的很神奇,我们从来没有发生过火患……纸箱是易燃物,煤油是生火,家里好多只鲁莽狗猫,它们都不去偷吃小鸡鸭。

许多事不需要想太多,因为它没发生。我父母就是这样养大孩子和一群小动物的。

煤油是让人觉得温馨的东西,在猪崽要出生前的日子,我们都会在猪寮点亮煤油,方便爸爸去照顾随时生产的母猪。

昔日停电是常有的事,煤油不可缺少,常常灌满玻璃罐子是我的工作。

我们家有一点小生意,所以买得起玻璃煤油罩是薄薄的玻璃,最容易打破,不过不必担心,因为杂货店可以买到后备。

罩后的铁皮是明星的照片,林黛和乐蒂是最多人喜欢买的,我们家就有几个。

邻居家就没有玻璃煤油,他们买牛奶罐打造的煤油便宜不过没有罩容易造成火患,可是人家不也是平安度过?

已经太久没有嗅到煤油的气味,今晚往事历历在目,写下和大家分享。

夜已深。


点灯

对有些人不可以生气,不过可以感慨一下。

他不值得我们生气,只能感慨、叹息和看看还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他的地方。

开斋节要到了,我们小区保安亭必须吊一些灯饰让小区看起来喜庆、热闹。

我今晚负责点火水灯,叫一个保安大哥来帮忙一下。我早准备了十多支特制的竹子撑着铁打的灯罐,火光摇曳在黑夜里,是开斋节的魅力夜晚。

许多铁罐灯的灯芯都必须整理一下,不可以太长,灯火会太猛,也不可以太短,火容易熄。

我负责整理灯芯,交代保安大哥倒火水入罐。。。问题就来了,他粗鲁的猛灌,都溢出来了,才收手。

等我发现的时候,许多盏灯都这样被他灌了火水。

一支火水一下子就被他消耗完了,后来也发现,瓶盖都被他弄不见了。

我的竹支也完了,灌了火水,等一点火整支竹就会马上着火的。

今晚这个火就不必点了。。。夜色里我实在很气。。。居然有这样不用心做事的人。。不知道他是如何长大成人的?

倒那一点点火水,用一点心不可以吗?

难道他看不到瓶子有多大吗?

还做我们的保安人员呦,如何识别贼徒?只能天天做个人样在保安亭守着领干薪吧!

当时我心里很气,只能压住。

生气一下子而已,我就跟自己说算了。

自己有不对的地方,应该看着他倒火水,应该预先设定他们未必能做到倒火水的工作,每个人都有长短处,不会倒火水可能他会别的也说不定。

我其实生气的是他不用心做事。。

可是很用心的人,也早就另有所成。

又是我的不对,我不该生气他不用心,不用心做事是他的正常情况。

所有不对都在我。我想。

明天要再买火水,还有多几支竹子,因为浇过火水的该作废了。

老了真好,这样子被人搞一顿,还很快恢复原样,我最后还是笑嘻嘻地看着他,说明天才做吧。

明天我当然不会叫他。

老了也很精。

回到家想想,穆斯林在开斋节当天都互相恳求对方原谅、包容,这个就是节日的意义,所以我不该生他气。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