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似流水潺潺

by britney

欧慧滢

婴儿,初遇人间,从母体里出来,呱呱坠地。这是女人一生中最痛的时候,无论科技怎么发达,为保护孩子,该痛的还是会痛。随着妈妈在医院呆了不久后,第一次去到自己的家,见到了未来生活的地方。父母无微不至,陌生人见到婴儿或多或少都会对他笑一下。可以说每个生命的诞生都被爱包裹着,怎会知未来阳光只剩一缕,陌生人的善意锡。从说着婴儿外星语到叫一声”爸爸”或”妈妈”,从摇摇欲坠的站起到稳当当的站着,从站立不动到迈出一个小脚步。

童年,天真与无邪相遇,纯洁亦纯粹。上学,在幼儿园里邂逅了人生中第一个朋友,一个长大以后不一定记得的小伙伴。开始在知识海洋的沙滩戏水。从英文字母”A”到”Z”,罗马数字1到10,中文字”你、我、他”一点一点地游向更深的海底。偶有疑惑,抬眸望向星辰却因繁星之美转瞬即忘。每个孩子也许在月亮照耀时都曾不解地看着它思索到”怎么我去哪都能看见它呀,它是不是一直在跟着我?”。一个很可爱的想法,这是旁人的感受。当自己在小学学习了一些宇宙知识后就会笑骂自己蠢。人就是这么滴滴点点地认识这个人间,认识这个世界,也认识这个还未完成探索的宇宙,却或许还有比宇宙更广阔之地。

青春,理想和情感萌发的年华,无数人最想重温的岁月。渐渐理解了这个世界的冰山一角,有了理想,有了想成为的模样。在这个年纪结下了一生都不愿分离的朋友,这也是众多初恋诞生之时。年轻气盛自然敢拼敢闯,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秉着这种态度横冲直撞,想把未来谱写成诗。有闹自有静,青春不只有热血还有静若止水。有人的青春静静地经历着迷茫,无路可逃。成长就是青春的主题,会一直有人告诉你”没时间了,快点!”。长大以后只能奔跑,跑向未知,是希望也是绝望。途中还会面临各种选择,各种没有答题时间的选择题,各种陌生的考试。世间人间纷繁复杂,是于无声处听惊雷还是当喧嚣制造者之一,便是少年所要面临的选择。

成年,被现实打磨,是梦碎一地,还是继续筑梦?装扮成大人模样,期待着在这个世界立足,却忘了倘若这期待能轻易成真这世间便不会有那么多满是伤疤的人。他们身上或铺满勋章或腐烂生虫。很多人都曾有改变世界的梦想,最终改变的却是自己的梦想;还有一些人敢于迎战异样眼光,不甘于复制曾经。多少人希望能成为后者,却因种种原因成了前者,或因无奈或为名所惑。成年亦是担责之时,许多人与不爱之人结婚生子,与爱人长相厮守的梦终成幻影。被催婚,被社会环境压迫,实乃无奈之举。为人妻、为人夫、为人父母,这些对童年的自己来说多么遥远,但偏偏就是到了。或许许多人就是在这时屈服于人间吧。

人到古稀,乎一切都在归零。渐渐地,跑不动了、走不动了、记不了了、看不清了。这个世界有点像永动机,永远有人出生、有人年轻、有人死亡。许多老者总会不经意间向晚辈提起自己的年少,再以向往、懊恼与温柔的语气述说自己的经验之谈。当孩子不听从自己的建议时,比起生气更多的却是担心,最后依旧默默地成为他们的避风港。历尽风霜的双眸略带浑浊却格外明亮,余生始终有期许。盼着孩子成家,盼着孙子出生,盼着家人健康平安。盼着盼着盼不了了,眼里的光…灭了。身躯入土,灵魂归天。

本站长期征集封面。凡在绘画或摄影作品中,反映马来西亚的人物、事物或景色,均可参加。 如获录用,可得不少于RM50的稿酬。
封面图征集活动 ≫

愿世人活着为心之所向,为心之所爱,也为心之所能,更向往真、善、美,无论它们在哪。盼世人皆得以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的姿态置身繁华。

— 很抱歉如此年少的我却妄想谈论真实的人生。

Photo by Aron Visuals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