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味道

by britney

谭思懿

我在以福建话为主要方言的地方长大。后来,因为上大学,就来到了把酱油称作“豉油”的城市。说真的,我一开始还真有点文化消化不良。这个城市,其实还有很多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因此,当我因为自觉广东话说得抱歉,在日常沟通中尽量使用华话的时候,把“豆油”换成“酱油”召唤而来的不是每次都会是生抽,就像有一次我竟然拿到了老抽。

>> 前往《文誌》阅读全文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