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

by 谢智慧

刘芷渝

一场车祸,带走了她的双眼。她失明了。对于这个无可否认的事实,她表现得十分崩溃。她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脾气变得愈来愈暴躁。黑暗的世界带给她的只有恐惧和无措。她给她母亲增添了更大的担子。她母亲不仅要同时打好几份工,还要花费额外的精力来照顾她。

她母亲没日没夜地东奔西跑,她看不清母亲脸上的疲惫,沉重的无力感包围着她们。到了出院的日子,她问了母亲关于医药费的数额,母亲告诉她也就几万,别操心。可她知道,哪有可能啊,母亲当她傻吗?回到家,明明这里是她自己最为熟悉的地方,可失明了的她却觉得寸步难行。

她受不了大家异样的眼光,虽说她看不见,但她能感受到好多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总能听见他们带着恶心的口吻说着恶毒的话。他们不知这些话犹如一把刀子,一次又一次地划在她心上。可当这时候,她总会听到一个为她挺身而出的声音,那正是她母亲。

最近她母亲总是悄悄打电话,还不让她知道。她也不想打扰,慢慢地也就忘了这件事。她曾尝试过到外寻找工作,但老板只要看到她是盲人就将她拒之门外。她感受到以往所感受不到的,社会总是会排挤有缺陷的人,但她母亲却是那个例外,丝毫不把她当成累赘。

突然一天医院通知她们有合适的眼角膜,她欣喜若狂。她母亲连忙把她带到医院。可在手术前几小时,母亲却不见踪影。问了护士,护士统统都说不知道。心莫名不安起来,不知是快要动手术的缘故,还是母亲莫名的消失。直到手术前一秒,她都没见着母亲。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进入了手术室。

选择在手机界面添加人间烟火的快捷方式,可帮助读者快速登录人间烟火的网页,方便每一天阅读到最新的文章资讯,实现 “一步到位” 的阅读模式。
在手机界面添加人间烟火图标 ≫

手术结束了,她期待着重见光明的那一刻。她想叫她母亲,却发现母亲根本不在身旁。拨通了电话。母亲让她等一会儿,她这就进来。她等了母亲好一会儿,心想着怎么那么慢,是遇到什么事了吗?母亲进来后,却像看不着似的,试探性地叫了她好几声。她心中升起了一个问题:难道母亲把眼角膜捐给了我?

在她不依不饶的逼问下,母亲终于全盘托出。母亲确实把自己的眼角膜给了她,因不忍自己的女儿看不见这世间的美好。知道真相的她心痛不已,她没想到捐赠者竟然是自己的母亲!尽管母亲明知换来的只能是漆黑的世界。她想埋怨她母亲,但她不敢。

她用着母亲的眼流下无声的泪。双手紧紧抱着眼前给她温暖的妇人。

我在远处看着她们,牵起妈妈的手离开医院。

“怎么突然牵我的手?”妈妈笑话我的眼神分明透露出愉悦。

母爱是什么?是不顾一切为孩子换来光明的太阳。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