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海水正蓝》

by 谢智慧

铁头

耳边敲击着时而吟唱丶时而呐喊的摇滚音乐,手中翻阅着《海水正蓝》一书,即使已在书橱最不起眼的角落,写作词穷的时候,它还是我忍不住拿起翻阅的书之一。或是从第一页开始翻开,或是挑选着阅读,心情常像耳边听着的音乐一样,“咚咚咚”敲击着心灵,时而澎湃,时而低落,时而……五味杂陈。

一次参加活动,意外获得这本作者亲笔签名书。当时无法置信的我,不敢拆开,搁置枕边两个星期,担心有一天,寄送者写信来告诉说,包裹寄错了,因为同一社区就有好几个和我同名的人。

过后小心翼翼拆开,映入眼帘是这本蓝色的书,翻开内页,我并不全然看得懂,最喜欢是《永恒的羽翼》故事。讲述从小得宠的弟弟成家后要迁移到国外,把抚养父亲的责任交给姐姐,让做着安享晚年梦想的父亲黯然。看着女儿女婿因为他,生活一时间调整不过来、婚姻出现危机,想要解决自己这“恼人问题”,一次把所有的安眠药服完。庆幸抢救得及,并未酿成遗憾。事后,父亲醒悟凡事未必只有绝路,女儿女婿也了解,昔日躲在亲人强壮的羽翼下幸福生活的自己,如今该有更坚强的羽翼,来为逐渐凋零的他们遮风挡雨。这故事让当时正值与手足家人“互相看不顺眼”年龄的自己,像吃了超多的柠檬一样酸酸的,却倔强地低着头,不让人有机会嘲笑眼镜朦朦的样子。

同一故事重复再看,几年的时间我才真正看完整本书。中学时期一直回避的《海水正蓝》,如今再看,心里揪紧。

故事讲述七岁的小彤很喜欢听故事,也很喜欢大海,一次听见一位小男孩让自己成为海龙王的孩子,以换取父母捕鱼丰收收获的笑靥,故事是个美满的结局,因为父母和海龙王各人都懂得互让一步,让小男孩都能为双方尽孝;但现实中的小彤却面对父母各执一词互不相让,离异后,各方大人都认为自己的处事方式是对孩子最好的安排,却导致孩子处处找不到安全感,最终将生命投入大海中,成为大人意见下的牺牲品。

此时,耳边的热闹音乐丝毫影响不了我的思绪,衣襟彷佛被双手紧揪质问:“大人的做法,真的是孩子想要的吗?”刚好我家也有七岁侄儿,我们身为大人,为了避免对方干扰自己,常把电视机遥控或一部智能手机交给他,常常错觉这才是他的最爱。可是当我每每问他,要玩球吗?他愿意关掉电视或手机,随着我手上的皮球到车房去准备就绪。听见好笑的故事,会问说:“可以再说一个吗?”

故事提醒了我,稚龄的他,更想要爱与陪伴,只是大人的忙碌,让他变成了电视小孩。

太阳逐渐收起光芒,小侄儿敲门,提醒我,之前的约定。我拿掉耳机、盖上《海水正蓝》,下楼尽兴。看着脸庞红扑扑的他,嘴角微扬:即使人会累、骨头随时会散,嗨!正是玩乐的时刻,没关系,再玩一次吧!

Photo by Nattu Adnan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