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爱狗如当年初见时

by 谢智慧

张雨

自搬入有地房屋后,儿子墉正值发育期,是家里的唯男,难免偶尔与姐姐妹妹话题不搭。性格文静的他,除了同班同学,在外朋友也没交上几个,于是提出养狗作伴的要求。

我家有规定:

1.凡采购超过300令吉的,必须开家庭会议。
2.凡养有生命的,必须设立分工合作的章程,免得将来孩子们失去起初的热心后,要老爸老妈负起善后工作。

我们在镇上著名的“狗店”找到了“威娃”。

这只自出生6个星期后就住进我家的小母狼狗,小狗长相特别讨人喜欢,胖胖的狗身,呆头呆脑的一直被家里成员的疼爱。有时是它跟着人的身后,多数时候是孩子们追着与它比赛跑。

威娃小时候是放在室内养,因为那时候它不凶也凶不起来,吠声就像婴儿般,不会让人惧怕;加上前阵子常从媒体得知有偷狗贼,专偷名犬,只用麻袋就能将还年幼的名犬捉走。

狗主还得登报设奖金寻狗,据说狗贼如果在他处没买家,就会假扮找到小狗的好心人,将狗送回并领取偿金。

威娃成了孩子们的玩伴后,孩子们除了培养责任心外也建立定时注射疫苗的观念,在分配粮食方面也训练计算能力,像上财商课似的锱铢必较,养一只狗不纯粹只是好玩而已,还有很多隐藏开销是随时报到的。譬如:狗儿生病、受伤和染狗虱子等治疗费用是必须支付的。

除了每天的喂食和处理卫生外,还兼顾一星期帮狗冲凉一次。

从中也培训孩子的耐心和责任,这也是当初决定养狗的其中一项考量。

即使是外出一天后,回到家再累也得继续完成遛狗和到外方便的功课。否则狗在家里排泄,就得另费一番功夫清理了。

直到4个月大以后,威娃才正式一只狗在院子里的狗屋居住。起初几天,它也不能适应,总依在木门前叫嚣,像是求开门让它重回室内;同样的,孩子们也放不下心,趁半夜醒来总会下楼开窗与它相视,像极久别的一对小恋人,万般不舍,相隔一墙,两望迷朦中。

人与狗玩在一块时,看去是人逗狗玩。另一边看,又像狗在捉弄孩子们,狗声人声此起彼落,不知是谁比较开心。

威娃长到6个月后,开始有月经。孩子们好奇会是怎样一个状况,大家都没经验,因此上网找资料,学习如何应付俗称“走水”的遭遇,实实在在是上一堂有趣的生物课。

孩子们是好奇的,因为常听到外面说的“走水”,这次真的碰上,即兴奋又怜惜,因为知道威娃已经长大成“大狗”了,不再是狗妹妹了,是有繁殖能力的母狗了。

经血会弄到地上处处都有,腥味会引来苍蝇。随风飘散的气味,也常将外面走过的野公狗吸引过来,公狗会不停在屋墙外嚎叫张望,求偶精神抖擞,任日晒雨淋,没见上一面,誓不罢休,有时候几只公狗还争风吃醋在墙外比武像极男人求爱的戏码,非展示雄性本色力压群雄不可,拼个胜利抱得美“狗”归。

今年巧逢住进新屋11年,算算我家与威娃共度多个寒暑。

迈入11年的威娃,据动物学的说法,人的1年相等狗龄7岁,如此计算,威娃已经是老狗了。

近来更是老态龙钟,后腿无力(狼狗都有的通病),不常走动,常躲在墙角下打旽。

另一说法狗与人一样,都会有老“狗”病,例如:皮肤病、白内障和心脏病等,最严重的是后腿关节炎,影响了活动品质,总是对任何事都提不起精神来。

虽然如此,狗本性还是忠于职责的。

威娃依旧负起看护家门的工作。夜里照旧值勤,累了也只稍为小休片刻,总是竖起双耳,眼观四方,耳听八面的当个好的守门员。

因疫情3年没回家的儿子墉,初抵家门时,威娃不愿相认,站在远处观察,后来墉蹲下身子,伸手让威娃闻,一直闻到小男主人身上的味道后,才鼓起勇气扑倒在墉怀里撒娇。像失散多年的恋人又像久别重逢的战友,又闻又舔的如进入无人之地,羡煞在旁观看的家人。

据说,狗对味道的记性可储存30年以上。

当晚墉立马在威娃晚餐里加颗水煮蛋,以庆祝人狗重逢。

常言:人可以养很多只狗,但狗却一辈子只认一个主人。固此,我家规定从一而终,不因任何情况而弃之,即使威娃白毛苍苍,老态龙钟,依旧爱它如当年初见时,毕竟我们都早把它当成家中成员,待它就像兄弟姐妹。

Photo by Kanashi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人间烟火》与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经营的《种字》网站开展合作计划,让作家们拥有更广阔的创作空间和更广泛的读者群体,同时也为读者提供了更多高质量的文章。
《种字》X《人间烟火》合作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