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我行我速

by MingYan Yap

张美莉

六天五夜威省槟岛小旅行。

一个人的徒步健行,走升旗山古道行(Penang Hill Heritage Trail)。

破晓时分,古道行从天公坛开始。

我 Google 了一下,天公坛原名为“凤山长庆殿”,创建于一八六九年之前。它位于槟城升旗山半山腰昔称凤山之处,以华人信仰中之天境最高神明玉皇大帝为主祀,是北马唯一专祀昊天玉皇大天尊之古庙。

四方凉亭古色古香。高挂的匾牌写着“神韵”,彷彿是进入神界的入口。

入寺始知山窍妙
登峰便见小城雄

我在楼门前从制高点回头俯瞰。尚未天亮,月亮还高挂。槟岛在半明半暗中渐渐甦醒中。

我喜欢从石阶下仰望天公坛。四方凉亭和天公坛楼门彷彿是垂挂在天空中,等待着有缘人来参拜祈福。

我的祝福中,有你。

一步……一步……慢慢走……

Yongey Mingyur Rinpoche说,学习保持着一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觉知,与内在的自己连结。

看的时候,专注在看。
步行的时候,专注在走。
听风的时候,专注在听。

我看着自己的步伐,看着脚下的石阶。念想,其实比步伐走得更快,一些生活画面自动倒带播放着。

想起两天前和玲与斌在 Kepala Batas 稻田间日出时刻的火烧云。

想起和玲在 Penaga Kampung Agong 鸟巢的椰林风情。

想起和玲在她家附近晨走时的心情分享与情感交流。

想起瑄摸着自闭症孩子的头,轻声细语分享小朋友的日常和面对的挑战时,小朋友那纯朴的笑容。

石阶……石阶……都是石阶……

想起多年前和朋友们走不同的路线登同一座山时,一路为朋友加油打气。后来同行的朋友在人生中上面对挑战时,我们的鼓励与关怀好像都无济于事。我感到心疼和不舍。

想起去年和朋友们走同一条山路,一路的欢声笑语。被勾起的情感印记有着青春时的年少轻狂和成长后的云淡风轻。我说,你们一直都在同一页。青春,就值了。

想起说好要一直一起登高望远一路同行,却渐行渐远渐无书的朋友。

石阶……石阶……还是石阶……

想起前一天在法悦林道场见到二十多年来不曾相见的出家朋友。殊胜的因缘让我们向 Sayalay 请法,说戒定慧,结下善法缘。

想起 KF 第一次的供僧,殊胜不可思议。可以安排到和 KF 一起供僧,我满心欢喜。

想起 KF 自中学时代,三十五年后再一次在朋友家的留宿体验。他说起了二十八年前中风前,和四位朋友上云顶度假。那是他和朋友们最后一次的旅程。当中,有我。可是,我竟然一点印象也没有。

想起朋友看了 KF 的照片,说他笑得非常灿烂,看得出他好开心。

想起我在面子书上分享 KF 二十八年前中风的种种,他的姐姐私讯我,说她边读边哭了。感动于他的勇敢坚强,也感谢朋友们对他不离不弃的陪伴与鼓励。我说,老朋友不言谢。

石阶……石阶……更多的石阶……

朋友说,当下能有纯粹的觉知,当下自我就消融了,当下即没有与距离和时间的对立点了。我看着自己的步伐,看着脚下的石阶。念想,也在看着走得更快的回忆。

健行意犹未尽,打算第二天再到山林间走走。

刚刚听说了北笑山健行路线 (Bukit Jambul Hiking Trail)。

我 Google 了一下。

“左边路线是可通往垄尾米桶山 (Bukit Kukus),路程四公里,大约需要两小时;而右边是通往北笑山观景台的路线,路程大约半小时。”

“通往垄尾米桶山的路不建议独自一人前行,建议与有经验的登山者同行。这座山也以爬山客常迷路而‘闻名’,虽然路途不长,但若要来爬山,一定要做足安全措施。”

我决定如果没有遇到其他的登山客,就走简单的路线,前往北笑山观景台。

抵达时,天未破晓,树林间一片漆黑。我在路口等天亮,遇到几位打算上米桶山的山友。他们还在等朋友,看到有一位登山客进入山林,指引了方向,说我可以跟着那个人的脚步。

那个人不知道我要尾随他,而我以为自己可以跟得上他的脚步。

天微亮,我打开手机的电筒,快步跟了上去。

我错了。

他大约在我十几步之遥。在半黑半明的树林间,我一直可以看到前面的一道光。

我小心翼翼地看好脚步。原始的山路,由石头和盘结的树根铺出一条山径。我也留意到,每隔一段距离,就可以看到绑在树干上的引导绳。每一次看到引导绳,我都觉得好心安。

天渐渐亮了。原来在我前面的那一道光,消失了。

我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但绝对不是大胆莽撞的。我心想,跟着引导绳,应该不成问题。我也想到,后面还有五位山友,应该不会有问题。

我又错了。

我记得非常清楚,在一个分叉路口,我看到左边的两棵树上都系上引导绳,我自然走向左边。

走着走着,我开始觉得不太对劲。地上的枯叶越来越多,路径也慢慢变得不太清晰。

我停下脚步,往后看。来时路竟然不见了,我看不出明确清楚的路径。

我很冷静。

先查看手机。好,有讯号。
摸摸背包。好,有水有干粮。
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至少有五位山友在我附近。

我想到了之前的分叉路口。我从原地往上走,想看看有没有清楚的路径。没有。

我再往下走,想回到原来的地方。

我知道,我迷路了。

我在心里默念着:山神,请让我安全地回去。

然后,我决定往回走,并一边呼叫。

我觉察到自己的冷静。

“哈啰!有人在吗?”

”哈啰!有人在吗?”

我一边走一边呼叫。大约一两分钟后,我真的听到了回应。

“喂!你在哪里?” 声音是从我的上方传来的。

“我听到你的声音!我在下面!”

然后,我看到上方不远处有个身影。

“我看到你了!”

“不要怕!慢慢走上来!”

我慢慢爬上去,竟然回到当初两棵树上都系上引导绳的分叉路口。这时,我才知道,当我往上走却找不到路,又往下走回到原点时,其实我并没有回到原来的地方,而是走到更下面的地方了。

我的恩人,就是一开始遇到的那五位山友。幸好我遇到了贵人。

后来听大叔说,原来有不同的山径可以抵达山顶,只是有些路径比较少人走,山路并不明显。

我便一路和他们同行。

后来,来到了一个分叉路口,大叔告诉我,左边通往一间山林小屋,一位老人家种了一些果树,养了几只狗,与世无争;中间的路通往米桶山,只需要大约十分钟的脚程;右边的路通往 BJ335,是另一个山峰,听说那里景色宜人。

这时,两位大哥大姐从 BJ335下来,说要探访山林小屋的老人家,还买了一点干粮给他。我也跟了过去。

山林小屋简陋,但是四周风景怡人。大哥和大姐是善良的人。从一开始的陌生人,到后来不时上山去探访老人家。他们曾经安排老人家下山吃吃喝喝,住宿和膳食他们全包;他们也曾经在新年期间带上食物和饮料,和老人家围炉吃团圆饭。

有心。有爱。谢谢你们。

我跟著他们上了BJ335。米桶山,下回有缘再见。

下山时,我发现他们走的是一条相对容易走、部份路段有人造石阶的山路。一路上,我们也遇到比较多的山友。我才知道,之前他们指引我的路,是比较原始的山径。如果跟着一般山友的路线,其实相对容易和安全。

十几分钟的迷路,让我深深体会到,人可以我行我速,千万不要我行我素。我以为自己可以跟得上前面的人的脚步。我以为跟着引导绳一定会安全。我以为的,有时候真的只是以为。赶不上前面那个人的时候,其实我应该停下来等待后面的山友,一起同行,尤其这是一座完全陌生的山林。

我对大自然充满着敬畏之心,应该更谨慎一点。

感谢山神的保佑。感谢山友的协助。

这一次旅程,见到的都是在大学时期认识了三十年的朋友。

有细水长流一直都联络的。
有这几年才重新联系上的。
有大学毕业后不曾相见的。

一个人也去了槟城佛学院、参观了钟灵国中、到七条路巴刹品尝古早味食物、回忆在巴刹里长大的自己。

离开前的最后一天,路过供奉南海观音菩萨的普陀岩。入庙,上香。

座下莲花占断西湖三月景
瓶中杨柳分来南海一枝春

我的祝福里,有你。

朋友说:“外在的景色和内在的旅程同样精彩。或许,了悟生命的不真实,才能让人实在地活着。”

陪伴陪伴就一生。有你,真好。

Photo by KAL VISUALS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欢迎来到红蜻蜓电影馆! 这里的每一部小说都有其独特的故事背景和情感表达,让读者感受到电影或电视剧中所未呈现的内容,在想象中重温情节与情感。 一起探索电影与小说的交融之美吧!
欢迎来到红蜻蜓电影馆!探索电影与小说的交融之美。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