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伤和改变

by MingYan Yap

陆国良

人真能改变吗?上帝给人的不是与生俱来的气质和个性吗?就算有表面上的改变,内心深处是否有实质的改变呢?这么说如果一个人犯错了并承诺改变,是否可以相信呢?这些问题是非常难回答的,就算有基因的风险存在,人有自由意志,在最后关头还是有选择的能力。

我突然有如此的感触,是因为临床上常碰到夫妻或情侣档个案出轨或不忠后,作出承诺不会重复犯错,但受委屈的一方总不容易释怀和原谅对方的不忠。可想而知,被辜负的伤害是非常难受的,伤口的深浅与付出成正对比。有者甚至在十年后的争执时,依然会提起旧事作为筹码,用内疚感永远地锁住对方的灵魂,无法挣脱,而且关系只会越来越糟。委屈的一方并不是存心要如此,而是始终都无法放下过去,就算确实看到对方的改变都无济于事,心里的疙瘩永远都存在,逢事重提,假如历史重演,就可能加深不信任感。

不忠或犯错的一方只能用时间来证明,但是往往是委屈的一方需要许多的安慰和肯定。也许更需要探讨的并不是人犯错后是否会改变,而是被伤害的是否可以痊愈和再次相信。不少人停留在怨恨自己作出错误的选择或决定,陷在不断地惩罚自己的苦毒漩涡里,无法自拔。

偶然读到《琵琶记》里的“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渠沟”,就明显地同理了情伤者的心情。表明真心对待,不被同等地尊重和重视,道出心里的难受。治疗师或辅导员纵然会以同理心聆听,但到了落入不断重复哀怨中,就会陷入治疗瓶颈,无法继续有效帮助个案走出来。

欣慰的是诗人不就此打住,接着就直接来一句,“宁教我心徒枉然,不教银光惹尘埃“。意思是宁愿我过去的努力白费了,也不要让美好的事情成腐朽或着玷污了。如此霸气潇洒正是对自己和曾经美好经历的最高尊重,更是人性真善美的表现,不只体现了放过自己和放过负了自己的人,也及时开始疗愈的过程,没有让生命沉浸在腐迂中。

两个人的事不会只是一方的问题,治疗如果可以两人共同来面对才是上策。治疗师接下去会做的就是帮助个案去接受和审视关系的建造,预设的原理是一段关系出现问题,一定是沟通和爱的语言障碍。读到网上对上文的真诚,但没赢到真心提出了四个原因:

1. 明月原就没有感知到心意
2. 明月虽感知,但无意照我心
3. 明月有感知,有意照我心,但没天时地利人和
4. 明月已照我心,但我没感知

这些解释很有趣地解释了一段关系间中所可能存在的城墙,治疗的方案就是藉着扳倒城墙,重新建立心灵桥梁或认知,重新相爱。

最成功的治疗,永远都是把问题看成是两个人的事,一种生活的历练,一种对关系的考验。关系失败就是两人的失败,都得承受后果。《上堂开示颂》里的“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用在这里就是解释一段坚韧的关系不是没有磨练的。也许没有血泪的过去,但至少有磨皮的过程。

最后,如果一方真的是不仁不义,那受委屈的别让银光惹尘埃,别失去做人的最后底线和尊严,美好的将会在坚持下即将到来。

Photo by Aaron Burden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我一直都在努力折叠往生莲花,每一片花瓣都承载着我对已故至亲的思念。每逢初一、十五时,往生莲花都会随着金银纸一起焚化,烟熏袅袅,仿佛就在向上天传递我偷偷放在花芯里的心声。那时那刻,我不再是一个理性的大人,而如同小男孩般,希望天堂会有WiFi,能够让对方接收我的讯息,也希望天堂会有信箱,能够让对方收到我的祝福。一 芊函
以爱之名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