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火。永恒的烙印

by MingYan Yap

白娘子

我不敢再见你,我知道你在期待,你在等待。你期望我会再到京来找你。我也想,无时无刻不想,日日夜夜地想。但是,我就是不敢。因为我知道,我肯定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不能约束自己见了你后的冲动。因为我不想伤害你,我更明白我没有资格伤害你。

那天,我们在西湖龙井茶园的回途中萍水相逢。

那天,我第一次随团到江南游。 第一晚旅团下榻杭州之江大旅馆,隔天一早,先到岳王庙拜谒岳王爷。背刺精忠报国笔走龙飞凤舞底岳鄂王爷是我打从小学时期心中的爱国民族英雄。岳王庙位于西湖的对面,步入岳王庙,大厅庄严肃静,迎面就见到岳王一身戎装大咧咧地坐在厅中央,头顶上高悬着一横匾额“还我河山”。大厅四周壁上都镶着诸多陈述王爷生平故事的碑刻,还有岳王爷千古流芳、气势磅礴的“满江红”诗词碑刻。我被吸引着一路细读及观赏其书法墨宝,却误了团队约定相聚的时间。

噢!我掉队了。

我掉队啦,慌了!追, 下一站,见不着,再下一站。我追到第四站,到了茶园,还是落了个空。我无奈,唯有选择走回头路返回下榻的旅馆等大队归来。

碎石铺成的乡间小路上,可见三五个当地赶路人。就在此时, 一位穿着赤色皮甲外套,脚穿着宝石蓝皮布鞋,肩上挂着女包地年轻女孩正从茶园过来,敢情二十五六岁吧,青春端庄的丽人诱我瞥了她一眼。如此邂逅,一起信步向大路走去。

马路凹凸不平,涓涓流水横过路面,为了避免湿了鞋子,我宛如在玩跳飞机,一步一步地跃上隆起的石块,而你呢却优雅地大步跨上隆石。我们谁也没向谁提议,彼此千里不期而遇,犹如灵犀一点通,自然而然地一起走出大路。

四月天春意犹存,天空晴朗气候暖和,我们沿着碎石路南下,行行重行行,耳边淙淙流水声,两旁青葱树荫阴凉;说来可妙,我们一路上侃侃而谈,也不知话从何来,彷佛相识多年常在一起的好朋友。你说相逢是缘,相识是份。我也认同,人生冥冥中自有安排。再向前走,路旁竖立着一尊石陴,写着“九溪烟树”。原来这里就是九溪十八涧区。难怪一路上凉风习习,溪流清澈。我诗意兴起,写了一首描述当时情景不工整的诗做纪念。

“白露苍苍垂柳羞,乍冷还暖江南游,未见千红桃花香,独晓林绿九溪悠。细水涓绢下江湖,留下琏漪荡心中,不见三谭映月影,但愿千里共婵娟。”

向来没有方向感的我如同姥姥出城,本以为参团旅行只需拿着行程表就可安心盲跟。事前没作好预备功课,如今掉了队身在何处,我自己真不懂,唯有马首是瞻,依你引路。哈!可你不是当地人,你也是从外省来这里工作,完成了你手里的工作项目后也得返京;杭州市那么大,名胜景点多的是,我们该去哪里呢?你说时间还早,不如去看看那镇压住白娘子的雷峰塔,我没意见。

你问:“你相信白娘子与许仙的故事吗?“

“哪是神话故事?”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你瞄了我一眼,无语!

市郊不见多少车辆,我们快步走去公车(巴士)站,一会儿公车来了,你向检票女服务员询问此车是否经过雷峰塔路,那女服务员爱搭里不塔里地随口答道:“上吧上吧!”。

我俩被懵了,原来又回到西湖对岸,你咕哝了一阵子,彼此腼腆地对望了一眼,我们唯有半途下车。此时已是夕阳西下时分,我提议找一所馆子用晚餐,大餐小吃的地方,西湖街有的是。你主动点了三道菜肴,其中有东坡肉、醋鱼和一碟青菜。

夜很快地降临,晚风瑟瑟催换岗,嫦娥裸妆羞出宫,幸有朦胧昏黄的路灯伴随,我们在宁静的西湖畔溜达约半小时,依依不舍,不舍离去;宛如歌曲《苏州河畔》里唱着“夜留下一片寂寞,河边只有我们两个,我望着你你望着我,千言万语变成沉默。我们走着迷失了方向,就在岸堤河边彷徨……”

噢,我必须赶回下榻的旅馆,不然我那团队真的要去公安局报团员失踪了。你说你也得坐夜班火车回去,明日需呈报工作进展。来去匆匆,相聚短暂,就此缘尽?不!天老情未了,我不想就此断缘,我要继续与你在空中千里联系。临离开前,你许我记下你的电邮地址、电话号码,还有服务公司的地址。

结束两个星期的旅程回国后,我学习汉语拼音法。 我们在空中联系上了,彼此送上问候的祝福语。

夜深人静,我打开电脑,上网开电邮。我每天都很期待你的来信。见到来信我会激动。你说你走遍全市八处的菩萨殿为我祈福,我心里感动。往后嘘寒问暖,处处送关心。你曾经多次邀我上京走走,你愿作我的向导,我始终推搪说事业忙碌,短期内未能成行。因为我很清楚自己,若与你相处过密,我的情涌将像八十八钱塘大潮澎湃破堤,一发难于退却。我不敢作茧自缚伤害了你,也毁掉自己。

夜半梦惊醒,残泪湿两行。深夜,我辗转难眠,想着想着,诗兴突发,赋了一首诗给她:

“秋月羞窥浮云伴,朦胧夜色更浪漫。风中芭蕉霹啪声,唬怯知了勿刁蛮。雨不洒花花不妍,心有牵挂不孤单。伊人知音相逢缘,相识需修千万年。寄诉衷情心电比光更迅然,飞去相伴喁喁一 夜不知累 。三更乍醒犹思念,此时此景梦里见。”

隔天,你覆信说:“那天当你离去时,泪珠儿不停地在我眼框内打转,我忍住不容它掉下,即使千年后变成琥珀,也得锁住那份情!” 我恍然惊醒,我的用词似乎碰触了红线,不但温暖你孤寂的内心,更荡漾了你的心湖,让你误会了。我赶忙解释澄清,悬崖勒马。

想不起哪一位名人曾经说过:“人生像焰火,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已经达到永恒。” 那就让我俩的相遇 ,像一瞬间的焰火烙印在我心中,留下永恒的记忆!

Photo by Texco Kwok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我相信至今仍喜欢阅读童话故事的成年人心中有一块充满希望的净土。希望,应该存在于你我的未来,没有年龄限制。一 缘希
当这个世界是童话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