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中行外州筹款

by MingYan Yap

两人

四年前,年纪尚小的我羡慕去外州募款的哥哥,想着可以到其他州进行一些活动就感觉很酷,而且哥哥还拥有了自己掌控钱财的权力,感觉就像掌握了自己的人生。当年我恨不得马上成为一名中学生,与他一齐去募款,体验当“大人”的感觉。

眨眼过了四年,我如愿参与,在6月25日与同学们踏上了外州筹款的旅程。巴士上的夜晚疲惫且寒冷,在睡梦中,我们到达了关丹的巴士站,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关丹。

天色还没亮,我们乘着关中安排的车到达关中,透过玻璃窗,我们惊叹着它的美丽和广阔,心里暗自与学校做对比。

早上六点,我们穿戴整齐,在陌生的环境做筹款前的准备,今天就要开始筹款了。关中校方非常热情地招待我们,校长还为我们送上鼓励与祝福,让我们加油。

我抱着白色的筹款箱,脑海里在组织着适合的话语,非常紧张。我接过老师递过来的麦克风,自己略微颤抖的声音自扬声器传了出来,清晰且明亮。看着一只只把钱放进箱子里的手,我悬着的心慢慢地放下。第二班、第三班、第四班,说出的话语游刃有余,同学们也很是积极。到了结算时间,我们七手八脚地数着筹到的钞票,小小的地方里是我们满满的成就感。

学校只是一个让我们“练习”的地方,从现在开始,我们需要到外面去进行“实战”了。其实,外州筹款并没有我想象中的轻松,才刚开始不久,我与同伴就已被炎热的天气热得满头大汗,好在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困难,甚至还受到杂货店店长的照顾,说什么也要请我们喝冰凉的饮料,避免中暑。

第一天的筹款活动就这样结束了,虽然我们没有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而在关丹筹款的另一组同学就倒霉了,遇到了传说中“不好的人”。

一群叔叔坐在茶餐室里谈笑风生,那组同学凑巧到那里进行筹款。或许对方看到来者是两位小妹妹,又或许是看到带队的人是一位女老师,他一张口就诋毁我们的学校,还叫同学们不要被学校利用了。当然,他口说无凭,老师让他看手册上的报道,他还大言不惭地说道:“我不会看华文。” 这一番操作,让两位同学被吓到了,后来他们在车上偷偷哭泣。校长知道后暖心地给他们打了一通电话,给予安慰。好在有我自己的乐观感染了同学,她很快就好了起来。

在那之后,我总在想,如果我遇到了,该怎么办?想着想着,自己竟期待起遇到这种人,好几次都认为自己要遇到了,却似乎被我圆滑的话语带过。但正如校长所说的,这种人是非常少数的,只是我的同学非常“幸运”地遇到他们。

此次外州筹款,我更加认识,更准确地说是感受到了什么是桃李满天下。我们总会在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遇到校友,而我们的老师就是校友的老师。老师的脸上挂着的是欣慰的笑容,用手拍着已“长大”的肩膀。

外州筹款不只是让学生到外面感受社会的“毒打”,其实更多的是作为一种传承。从前老师带着学长姐到校外去筹款,寻找各地华教人士的支持。现在有些学长姐成为了我们的老师,带着我们到校外去筹款,而那些在外奔波的学长姐也会尽力帮助我们。这些或许认识、或许不认识的身影,会深深地烙印在各位学弟妹的眼里,继续传承下去。

我很幸运,在我开始渐渐学会自我感受、用心思考的年龄阶段,接触到这充满意义的活动。我想我以后也会想在那个下暴雨的晚上,在一个小贩中心里,与一群熟悉的、穿着校服的人群,慷慨地向他们走去。


作者就读于吉兰丹中华独立中学。

校园故事:欢迎投稿,提供稿酬。前往 ≫

Photo by Christian Dubovan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谷雨,春季最后一个节气,我们开始接受来自外界的考验。 认识自己,活出独一无二的人生。书写生命纪念册,赢取奖品。
【谷雨】灌浇心田的引路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