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薯肉丸

by MingYan Yap

张雨

年幼时住在租来的新村屋,屋前、屋后和屋旁都有空地。父亲利用工余时间很努力地将空置的土地上的杂草清除,然后种下各种蔬菜和果树。木薯是父亲种的其中一种一年才有收成的植物。

父亲将取来的木薯茎切成整尺的短支,斜插在已堆积成行、整尺高和两尺宽的土丘,短支与短支的距离约两尺。平日就勤于浇水,以便早日长出嫩芽,接下来就勤劳地除去杂草,因为杂草生长速度快和茂密,如果不常常清除,高丛的土畦很快就被杂草佔领了。大约十个月后,木薯就会结出丰硕的果实。由于果实埋在泥土里,因此很难用肉眼判断产量,这时需要撒些虫药,预防蛀虫啃食木薯。如果妥善照顾,一般一棵树可能收获十公斤以上的产物。

父亲采收木薯后,除了将部份木薯留给自己享用,通常也会赠送给登门串门子的邻居们。有时他也会骑自行车送给住在另一个镇上的姑姑。

母亲对木薯也情有独钟,本来就善于制作各式糕点的她,在木薯丰收地日子更常变换木薯的煮法。母亲将木薯去外皮后,用先浸泡后清洗的方式将一根根白皙像美人小腿状的木薯洗干净,然后放在砧板上切成块状,放在有细孔的篓子上滴水和晾干。

母亲用父亲模仿自制的布满锐利钉洞的锌片刷,将木薯前后推刷成薯泥。说到钉洞刷,这里有必要描述一下,因为那也是父亲精心制作的成品。那是一片铺满钉洞的锌片,宽六寸,长一尺,翻过另一面是尖钉凿穿留下四个锐利的尖角,用这面斜放,手握木薯块在上面来来回回地刷,放置底下的大盒,不久就盛着一坨的薯泥。

母亲取出薯泥,将多余的水份搾出,顺手将藏在里头的大颗粒木薯挑出来,那是会影响口感的硬块。然后,母亲往软滑的薯泥堆里添加五香粉、切细的虾米和适量的食盐,如果有青葱或韮菜,切细捞在其中,会增添香气。这时将冷锅烧热,锅里没有水份后,就添油等待。只要热油冒烟,就可以将木薯放下去炸了。母亲最历害的地方是她可以单手将木薯捏成粒状,这是她多年来制作的功力。

与一般炸物一样,只要木薯转成金黄色后,就可捞起来隔油。如果再放进热油锅炸一轮,效果会明显不同,一颗颗香气扑鼻的“假”肉丸散播的香气就会填满整个厨房。只要有邻居过来追问,就知道“肉”香传万家了(夸张的形容),冷却后的木薯肉丸蘸上自制的辣椒酱享用,堪比真猪肉丸的美味,吃过的人无不赞赏,套用一句广告语:好到吮手指。

母亲这道自创的“假”肉丸,曾经骗了很多亲友。他们都好奇那到底是什么肉,纷纷想要知道制作方法。当时母亲每做一次“假”肉丸,就会被亲友们称赞一次,如果换作现在,她应该也算是一名“网红”(笑)。

母亲留下的“美味”还有很多,谨以此文聊表对父母的思念。如果父母还健在,应该还会有更多“好味”陆续呈现。

愿还有父母亲可陪伴的读友们,好好珍惜剩下不多的相处时光。父母亲或许没有什么伟大的成就,但光是为儿女们任劳任怨的付出,就值得儿女们用心对待了。

Photo by Aedrian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欢迎来到红蜻蜓电影馆! 这里的每一部小说都有其独特的故事背景和情感表达,让读者感受到电影或电视剧中所未呈现的内容,在想象中重温情节与情感。 一起探索电影与小说的交融之美吧!
欢迎来到红蜻蜓电影馆!探索电影与小说的交融之美。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