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里的玩伴

by MingYan Yap

张皓

“阿同来啦!”外婆大声地叫我出来。阿同这个人,以前住在我家楼上的最尾端,常常来找我玩。他比我大一岁,不过我们还是充满稚气,天天就只想着玩。

“不要追我!”我们常常从楼上跑到楼下,玩得不亦乐乎。愉快地脚步声和欢笑声,充满了整栋公寓。我们手上各拿着玩具枪,里面没有装子弹,假装自己在扫射着。有一次,阿同邀请我进他的家玩,当时我得到外婆的允许后就立刻跑到楼上去。他的房间里到处都是玩具,还有乐高、玩具枪和一些杂物。我很羡慕他有那么多玩具枪,天天吵着妈妈给我买一个。他在房间里示范给我看他平时玩乐高的玩法。他把一个绳子绑在乐高人的一只手上,趴在床,慢慢把乐高往下放。这小小的举动在以前来说是多么好玩的玩法!不过,之后我也被骂了,因为我没有问过阿同妈妈就进入阿同的房间,也没事先通知什么的,实在没礼貌。我全程不敢说话,阿同就在旁边笑着我被骂。

时针快速转回那一年的某一天,我和阿同和往常一样,拿着玩具枪到处乱跑,跑到电梯前时,突然一位外送员从电梯里出来,把我们吓得不轻。外送员也尴尬地笑笑,走掉了。这尴尬的场面让我们不敢再到电梯前玩了,不然遇到坏人的话,玩具枪也保不了我们。除此之外,阿同也陪我去参加一次万圣节晚宴,玩得很快乐,我还记得他当时画了个鬼脸,让我捧腹大笑。

这快乐的时光一直陪到我五岁多。有一天我本来想去找他玩,可是发现屋里没人。那条宁静的走廊也少了他的声音。我不断等着阿同,外婆却告诉我他搬家了,搬到对面的公寓。我看过那座公寓,比我们的公寓还要美。也许他在那里过得很快乐吧。

我们没有留下彼此的联络方式,也没有留下任何踪迹和礼物。我不清楚现在他是否还住在那座公寓里,不过我也祝他天天开心,身体健康。如今,我们一起住的那座公寓已经很旧了,有空的话我还是会回去,但我总觉得少了点东西,可能是那时的欢笑声吧。

Photo by Huyen Pham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我一直都在努力折叠往生莲花,每一片花瓣都承载着我对已故至亲的思念。每逢初一、十五时,往生莲花都会随着金银纸一起焚化,烟熏袅袅,仿佛就在向上天传递我偷偷放在花芯里的心声。那时那刻,我不再是一个理性的大人,而如同小男孩般,希望天堂会有WiFi,能够让对方接收我的讯息,也希望天堂会有信箱,能够让对方收到我的祝福。一 芊函
以爱之名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