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人是怎么了?

by MingYan Yap

曾荟恩

调查统计显示一个人一天平均至少说好几千至上万个字。因为生活和工作环境的缘故,平日需要我用言语交流的机会不多。我屈指算了算,我每天平均说的话总共不超过三十个字,除非有公事上的会议或者我跟家人通电话聊天,或者偶尔的朋友聚会。我的一天一般在安静中度过。

你相信吗?有些人尽管每天碰面也不曾有任何的交际。每天与你同一个时间点一起等巴士的人或搭同班次地铁的人,你对他们多多少少有些熟悉感,但与他们萍水相逢没产生任何连接也不足为奇,然而有些人纵使有着更深的缘分,却好似陌生人。

一天工作平均八小时,虽然我们都处在同一空间办公,我们的关系既同事又非同事,我们同在一处办事,但非相与共事。只因在我的公司部门,每个单位人数不多,况且分支很细,单位与单位之间又甚少有交叉点。在这里大家上班的节奏都一样,一进办公室就迅速来到自己的办公座位,马上开启工作模式,聚精会神地埋头苦干。除了三三两两同单位组员间的讨论声,就只剩下键盘的敲打声。

据我观察,大家除了与自己同组组员互动以外,对于其他人一般都表现得颇为冷漠,就连礼貌性的问候或点头示好也省略。当然有一两位比较热情的人除外,他们有个共同点——都是外国人,来自热情奔放的国家。我原以为时间是促进感情的催化剂,但令我不可置信的是有些人作为邻座已有数年之久,然而两人之间的关系竟然自始从未跨进哪怕一小步。我不禁感叹道,这现代人究竟是怎么了。

在我依然琢磨着究竟是什么阻隔了人与人之间的拉近,我没想到即将迎来的是更为冲击的体验。为了方便通勤,我决定搬到新的住处。我租了一间房间。这屋子一共有三间房,另外两间房住着房东和另一位房客。我搬进来的第一天,房东跟我详细讲解了屋里的一切与安排。也许是我入住的时间太晚了,我没见到另一位房客,房东也没向我提起半句,而我也没过问。

后来的几天,我渐渐发现虽然大家同住一屋檐下,但是都会默契地避开与对方对视,自然也不相互打招呼问好,大家仿佛空气一般的存在。我从一开始的不理解和不习惯,也曾化被动为主动尝试改变这现况,无奈一个巴掌拍不响,在热情得不到相应的回应之下,到最后只好选择尊重。这也不失为一种成年人尊重个人隐私与私人空间的方式。工作已耗尽我们的精力,下班后只求卸下一切回到舒适区好好充电,何必勉强自己做不必要的应酬呢?

我开始反思我是否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大环境的影响而被同化了,开始习惯了漠视,开始变得冷漠。深思一番后,我想只要大家相互理解,加上相处起来没有不便之处,相处模式只是一个形式而已,也就不必执着。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合适的距离,无论是选择近或远、静或噪的关系模式,只要彼此间相处起来舒服就好。

我们距离这么近,两颗心却那么远。我们常伴彼此左右,我们既熟悉又陌生,我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Photo by Diego Jimenez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我学到了做自己喜欢的事,不是为了别人的赞美,不是为了利益,而是很纯粹地想让自己快乐,让生活充满色彩。一 林筱彤
小黄鹂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