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

by MingYan Yap

曾婉媗

浮生虚幻,世事多变,若人生终将如幻梦一场,那便随心所欲,自在洒脱,做个无拘之人,览天上胜景,享世间之乐。————题记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红橙色的晚霞晕染着蔚蓝的苍穹,金黄色的落叶铺满林间狭路,本是温暖柔和的风渐渐变得凛冽刺骨。今朝秋尽冬至,夕阳跌入昭昭星野,人间忽晚,山河已冬。

近日回到老家,不知为何总想登上乡野间的那一座高山,想去看一看,似乎那儿有着一个答案,等着我去寻觅。我拖着沉重的身子,慢慢悠悠地在崎岖的曲径中前行,上山的路艰险,但沿途的风景却不比山峰的差。野花跟着绿叶随风摆动,而眼前之景似乎在我离家之后便离我很远很远。

走了不知多久,直至为我照亮前路的夕阳已然下班,我才登上了山巅。这座高山之上有一处平原,绿草丛生。不远处是一面湖泊,湖泊旁围着一圈小石子,几只燕子正好归巢,为这美得如诗如画的小天地添得几分诗意。我倚湖席地而坐,望着山下的景色。奔波劳碌了二十余载,我终于还是回到了这一片故土,终于还是登上了小时候一直渴望登上的高山。如今,眼下是万家灯火辉煌,是人间繁华兴盛。

我立于高山之巅,望着芸芸众生,仿佛自己已不再受这世俗所缚,不再为着尘世所拘。我凝视万物,在心中压抑许久的疑惑与感慨奔涌而出,我不禁想:人活一世,究竟是为了什么?每一个人,包括我自己,如此不甘臣服于命运,拼了命地与宿命抗争,到底是为了所谓的理想,还是为了所谓的成功?若是如此,那是否只要与命运争个头破血流,遍体鳞伤,便可逆天改命,便可逍遥自在?我这半生,汲汲营营,如履薄冰,步步为营,生怕只要有一步行差踏错,所拥有的一切便会烟消云散。但是,到底要走到哪里,才是终点?到底哪里,才是归处?压抑已久的心绪逐渐躁动,我曾怨恨世道不公,曾哀叹生而为燕雀而非鸿鹄,曾纠结生而为瓦烁而非美玉。然历经种种,我已不得不接纳自身之平庸,但心中,似乎从未真正释然。

月映绿湖,湖面上星河泛滥,波光粼粼,像是点点繁星坠入青墨之中,银光朗映。一轮皎洁的明月落入湖心,让闪耀的湖面在幽暗的夜色之中显得尤为突出。望向水中月,我想:若世事皆如这湖中的白玉盘般,圆满而纯粹,那世上是否便不再有煎熬,不再有痛苦,不再有遗憾?空山梵呗静,水月影俱沉。水中月乃天上月,明亮皎洁却神秘莫测,近在咫尺却高不可攀。它,似乎是我穷极一生都无法窥见的天上胜景。

许是想要靠近这遥不可及的圣洁,我缓缓伸出被寒风冻得僵硬的手,轻轻地碰了碰水中之明月。轻指划破水镜,沫影残碎成星。未待我回过神来,那一轮明月早已散落在泛起涟漪的湖面之中,这易碎的皎洁,究竟会为什么而停留呢?望着零星的残影,我不禁想,红尘俗世,是否亦如这水中月一般,昙花一现,幻若泡影?人活一生,到头来是否就是大梦一场,悲欢皆落空?黑夜静止,寒风骤停,思绪凝结,一个我从未有过的想法随着月华之残影映入我心。

明镜易碎,繁花终败,流水将逝,皓月难盈。或许,人间繁华,终归乃镜花水月,虚幻缥缈,转瞬即逝,一眨眼便恍若隔世,恍惚间便孑然一身。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人之一世,宛若蜉蝣之于天地,宛若大海中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于山巅瞭万里,有哪一个人争得过命运,又有哪一个人逃得过注定?众生皆小,浮生若梦,生来一无所有,去时两袖清风,这本就是人生之规律,即使争破了头,到头来不过幻梦一场,浮生皆虚。所以,你我又何苦汲汲营营,为求荣华不惜牺牲大好年华,为逐名利不甘服输地与命运抗争。毕竟,人生百年,真假掺半,又有多少凡夫俗子能挣脱平凡之禁锢,于群山之巅览江山如画呢?

夜入三更,雪花悄然降临,漫天白絮似梨花飘落,似白纱覆盖。一只如雪般洁白的蝴蝶在草丛中翩翩起舞,悠然自得,自在轻盈。我望着眼前这个小小的生命,想着若我能似这蝴蝶般不争朝夕,只享受每一个当下,那么我是否便会是恣意洒脱,无拘无束的?庄周梦蝶,究竟是周之梦为胡蝶与,抑或胡蝶之梦为周与,谁都说不清楚。毕竟,世事变幻无常,终究没有人能真真切切地分清梦境现实,是非真假。眼前的一切在这一刻变得虚幻无比。月华之影朦胧,漫天白雪苍茫,万家灯火迷离,良辰美景缥缈。我仿佛已经置身一场盛大的梦境,但我却清楚地知道,这一切终将幻灭。

思绪至此,我不由地想:世事短如秋梦,人活一世,或许真没那么多规矩,也没那么多束缚;或许随心随性,肆意生长,方乃人生真谛。鱼游浅底,鹰击长空,鲲鹏之飞上有天地桎梏,人生亦不能免于种种磨难。然,此刻的我却顿悟:人生百年皆是梦,天地阔,且徜徉。与其为功名利禄争个头破血流,倒不如随遇而安,随心而活。浮生终如大梦一场,结果似乎没有我所想的那么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探索这场梦境的过程。毕竟,待到我离去之际,任何身外之物都将随风而去,只有每一个当下的喜怒哀乐才是我能真真切切感受到的。

寒风凛冽,白雪皑皑,漫天雪花在天地之间待了几瞬,转眼便落入尘土,天一亮,便缓缓消融,取而代之的是明日的雪。茫茫白雪虚无缥缈,世上之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凡俗之辈穷尽一生,求的不过逍遥二字。所以,你我何不以“宠辱不惊,且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的超然心境看待世事浮沉,享受美好年华呢?

南柯一梦终须醒,浮生若梦皆是空。若人生真如大梦一场,那就让随世事浮沉,我只管心无旁骛,活得潇洒自在,活得诗意盎然,如此方可不负韶华,不枉此生。

雪花在深夜里越下越大,满天飞絮陪伴我度过冬季的第一个夜晚。恍惚间,破晓降至,朝阳初升,我望着被白雪覆盖的草地,屋檐、小路,还有那结冰的湖面。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没变,但好像一切都变了。我知道,是我对人生的看法在这个奇妙的夜晚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终于,我放下了心中执念,坦然地接受了自身的平庸,坦然地接受我并不完美,也无须完美的事实。

沿着小路下山,此刻的我终于明白:原来,真正的快乐并不一定得是登上群峰之巅,瞭万里山河;它也可以是登上乡野间一座小小的山,静静地坐在那里,瞩万家灯火,看人间百态。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人世变幻梦一场,我只须诗意地栖居于这绚烂而盛大的梦境之中。


本篇作品入围人间烟火年度散文奖,获得 RM50 稿酬,并有机会赢得高达 RM1000 奖金。更多详情 ≫


Photo by Thomas Galler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我相信至今仍喜欢阅读童话故事的成年人心中有一块充满希望的净土。希望,应该存在于你我的未来,没有年龄限制。一 缘希
当这个世界是童话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