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

by kflai

珀石

有一天,她发现自己一直以来埋怨的对象,已经变成一个步履蹒跚的孤独老人,犹如那随时会灭的火,那一刻,多年的怨恨,她终于把它轻轻的放下。

她有嘴,可是不擅言词,很多事情,她选择不说,以为收著不让人看见,就代表从没发生过,于是她变得更加的沈默,然而她的懂事并没有让她比较快乐。

对她来说,父亲只是一个名词,一个称呼,偏偏她遗传了他的暴躁不安,总是像一只受惊的猫,不断的提防,拚了命的自我保护,让她疲惫不堪。她害怕听见他回来的车声,隔着房间门,躲在被窝里,竪起耳朵,有时寂静无声,有时一阵吵闹,她就会从床上跳起来,连忙在门缝里探个究竟,一个耳光或是一个丟椅子的动作,对于年幼的她,是那么的无能为力。直到她再长大些,终于可以替妈妈挡下一些,却也从此把父亲挡在门外。

这种害怕,从来没有离开过,如影随形,挥之不去,她活在家暴的阴影中,她觉得自己的不幸突显了别人的幸福,她开始一边自卑,一边怨恨,然后若无其事的过日子。原本应该替孩子遮风挡雨的一双大手,把孩子的梦给打散了。是的,她没有梦,看着其他同龄的人,已经在开始计划将来,唸什么大学,她努力了,可是她的梦依然支离破碎。没有人看见她的无助,身边的人都以为她过度的自卑是性格使然,没有人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她的阴晴不定让围绕在身边的人无所适从。

人生这条路,她一直缓缓前进,一个人,清楚地知道自己什么都没有,除了努力,凭著一股干劲,她的人生才开始在阴影之下有了微光。成就之美不是有房有车,而是跨越了自己内心深处那一块阴暗隐晦的角落,当年重重的拎起,如今轻轻的放下,她意识到自己的下半生,这样最美。

Photo by Sydney Sims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