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回忆的人

by kflai

高邛逸

夕阳从窗外照射进来,落在您身上。我在后面欣赏著这一幅美景。您可能觉得刺眼,才缓缓的回头说了些什么,我一时没听清楚,友人就赶紧对我说,别在意,她常这样。
友人趋向前低声询问:「要回床上躺着吗?」您说:「他们来了,正要聊天呢!怎么叫我去睡觉。」然后您比划着前方笑得极灿烂,时而拉拉友人的手说:「妳看,妳外婆来了,还要友人赶紧去准备茶水饼干」
友人拉着我去备茶水饼干,缓缓的跟我说,妳都看到了,我妈就是这个状况,失智症越趋严重的她,总是常常说已往生的亲属来看她,她可认真呢!每次家里来「客人」都一定要我准备茶点。我问:「妳就这样任着她每次都准备吗?」友人笑说:「是啊!因为她常常会忘记自己吃了东西,常常嚷着要吃饭,刚开始我们也是有磨合,我总会跟她说刚刚不是才吃过吗?而她就执意说没有,没吃。如果不给她吃,她会难过伤心,说我不孝,让她饿肚子,不给她饭吃。」后来,我就在饭量上做调整,让她少量多餐,而每次她亲友来看她的时候,正好借机会让母亲再进食。
友人接着说:「有时候我觉得患上失智症对她来说,还挺好的,以前妈受苦,没个好日子,外婆去世的时候,没见到最后一面成了妈心里的遗憾。现在,她们常常见面,有说不完的话,妳知道吗?友人幽幽的跟我说,我很久没看过母亲脸上这样灿烂的笑容了。」
说完,我们把准备好的茶点拿到房间,友人陪着母亲「招待外婆」轻声的哄着母亲多吃点。看着这幕,不禁微笑,友人的母亲,仿佛是一位购买回忆的人,她在这场疾病中,度过了人生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常常和心中的遗憾连结,完成了一次次美好的相聚跟道别。
临走时,友人跟我说:「我很珍惜我妈现在这段很幸福的时光,余生她是快乐的,是满足的。」回程天边夕阳已走远,暮霭沉沉,我在城市繁华里寻思人生的真谛。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