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午夜香吻>到<麻坡的华语>

by wenni

王诗棋

节录:歌词外部因素导致的认同寄托——本地电影篇
歌词作为历史忠实的记录者以及人们精神寄托的载体这两个角色,以较为碎片式的方式记载了历史的变化以及人们精神面貌的转变,通过歌词创作的修饰,把人们的情感——在本文则是人们的身份认同——完好地保存了下来。
值得一提的是,歌词并不是单独存在。歌词可以作为文本被保存,但它的流行度与流传度需要配搭歌曲,甚至包括歌手形象、影视作品等外部因素,才能加倍扩散。从第四章<Malaysia Chabor>的例子来看,更能佐证以上这点。流行度的扩散有助于信息的散播,因而利于协助受众建立更巩固的认同建构。
一些叫好又叫座的电影,主题曲在承载了观众对电影的美好记忆之后,尽管有的歌词本身并没有任何关于身份认同的讯息,但受众听到这些歌曲时,自然而然也会代入电影的讯息与情节,因而把身份认同寄托在歌曲里。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初恋红豆冰》的主题曲〈纯文艺恋爱〉。
〈纯文艺恋爱〉早在1988年面世,但真正流行的时期是在电影《初恋红豆冰》上映以后,才随着电影大卖而街知巷闻。歌词里,除了“槟城”,基本上没有任何可以建立身份认同的信息。但,由于电影承载着非常浓郁的马来西亚文化讯息(如
1980、90年代的马来西亚背景、外号是“打架鱼”的女主角、卖“Roti”的小贩等等),因此每当受众听到这首歌曲时,都会自然而然地把对马来西亚的认同投放在歌曲里。
另一个例子与《初恋红豆冰》不同,那是2000年由香港嘉禾电影有限公司出品的《夏日的么么茶》。这部电影是一部香港电影,由香港导演马楚成执导,台湾演员任贤齐、香港演员郑秀文担任男女主角。若论及马来西亚的“参与”,那就是一部分主要配角由马来西亚歌手陈庆祥、王光良及黄品冠担任,最重要的是,整部电影是以马来西亚作为故事背景,而任贤齐的角色,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人。这部电影的主题曲与插曲,都成为了承载马来西亚认同的载体。

» 购买 从<午夜香吻>到<麻坡的华语>
《人间烟火》读者使用 MENTORLAI 代码可获 5% 回扣

我是谁?看似简单的问题。 世上从来不曾有人的一生開始就是完美的,但活出属于独一无二的人生路上,一定是先从认识自己开始。
我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