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饼干说话的人

by kflai

黄晓瑾

在一桶桶的饼干面前,你想起什么?
我想起童年時,拿着零钱去印度杂货店,满心喜悦地看着各式饼桶,最后买了 Marie 饼,甜滋滋吃下。
再大一点,零钱比较多,买黄梨馅饼。吃剩一角的馅料,不舍吞下。期望着,甜美可以延长一些吗?
少女期,不开心的时候,吃几块饼干,听听歌,忧愁也就过渡了。
记得,那时还流行一首歌。孟庭苇的《和饼干说话的人》。听着听着,突然,心里释怀。那年少的寂寞,终于被安抚到了。
中年,已不太能吃甜饼干。闹市里,站在一桶桶的饼干面前,依然深受吸引。
一桶一桶的饼干。
一段一段的美好。
嗯,如果可以,让5岁的自己对我说,买 Marie 饼吧,Marie 饼最好吃啊。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