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南洋儿童”

by kflai

孙福盛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我们,上学读书认字以后接触的儿童读物和画报,绝大部分都来自香港。记忆中有《儿童乐园》、《南洋儿童》、《世界儿童》、《世界少年》以及后来的《少年乐园》等等。
六十年代的马来亚华文出版事业并不蓬勃,适合儿童阅读的图书画报更是凤毛麟角,加上1949年新中国诞生后,仍属于英殖民地的马来亚和新加坡执政当局,严厉禁止来自中国的书刊,以杜绝“红色思维”的输入。
后来的研究更发现,《儿童乐园》出版者的友联出版集团,还领取了美国亚洲基金的津贴,而《南洋儿童》则在立场上比较左倾和倾向中国。没想到,冷战思维的触角也毫无例外的伸入纯真求知的儿童读物领域,这是当时如饥似渴争相阅读这些港版儿童画报的我们从未知晓的。所幸上述儿童画报基本上都能站稳儿童读物的角度,生动活泼的编写画报内容,模糊和淡化了政治意识,立场中立,所以才能获得东南亚国家少年朋友的喜爱。
少年时代的我就居住在居銮南峇街,著名的文华印务公司门市柜台上也 定期出售上述儿童读物,我们一群喜欢阅读的小伙伴,总是在这些儿童画报出版的日期里翘首盼望,希望第一时间得到和展阅。
这些由香港出版社印行的儿童画报,属于半月刊,全部彩色印刷,携带方便,每期的封面都有主题,为了争取和适应东南亚地区小读者的兴趣,封 面主题都有许多“马新色彩”和“蕉风椰雨”。
内容方面则包罗万象,有民间故事、童话故事、成语典故、生活故事, 还有许多吸引小读者参与的竞赛活动和笔友专栏,得到小读者的热烈欢迎。 当年的家长和老师还以奖励和生日礼物的方式,购买和赠送给小朋友,在某种意义上,推广了儿童阅读风气。
在《儿童乐园》和《南洋儿童》这两本主流儿童画报里,印象最深刻的阅读经验是《儿童乐园》里头的“小圆圆”以及《南洋儿童》里头的“小强 的故事”。
“小圆圆”是一个美丽可爱的小女生,圆圆的脸蛋,开放的百褶裙,配上樱桃小嘴,创作者赋予小圆圆各种丰富的生活经历,随着节日的变更,制作和呈献“小圆圆过新年”、“小圆圆过端午”和“小圆圆过圣诞”等应节主题。
“小强的故事”主角“小强”是一位儿童世界的正面人物,创作者把“小强”塑造成一位勇敢、聪明、善良又乐于助人的榜样人物,许多父母和老师也都希望身边的孩子向“小强”看齐,可说是发挥了正面的人格塑造作用。
上述两份儿童画报读物都是于二战后的1950年代在香港创立,由于当年不少中国的文人和作家都齐聚香江,文字书写造诣上乘,画工一流,非常符合儿童的阅读心理,创刊面世后,一纸风行。
由于当年香港读者人数不足,上述儿童读物的读者群很大程度是来自马、新、印尼、菲律宾和越南这些东南亚国家的华人少年,取名《南洋儿童》就是一个明显的取向,可见其创办宗旨和市场就是对准东南亚华人孩子的。
根据研究马新历史的许云樵先生的研究,“南洋”一词是以中国为出发点的称谓,二战之后,包括马来亚和新加坡等“南洋地区”国家有了更强烈的本土意识,于是出现了后来以及现在通用的“东南亚”地理称谓。
这些儿童画报不但填补了当年儿童读物的市场空白,其折射的作用是培养了不少经由阅读而投入写作的马新新生代写作人,不少后来出色的马华作家,也都是这些儿童画报的读者和投稿者。这也许是上述港版儿童出版社没有预料到的另类历史贡献吧!
可惜的是,《儿童乐园》和《南洋儿童》在分别出版了近半个世纪后,都在1995年先后宣布停刊,走入历史,从此“天涯稚子失乐园”。当然,本地华文出版界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也投入儿童读物领域,相继出现了《马来亚少年》《知识报》《好学生》《好少年》等儿童刊物,嘉阳出版社以及已故马华儿童文学作家马汉主编的《小作家》月刊,则是属于二十一世纪的后话了!
* 转载自居銮文艺协会文学季刊《銮风12》,2020-07-15 出版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