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britney

庄益安

风雨的早晨,窗外一片灰暗淒迷,我将昨晚写満语的小小卡片,从床底下冷冷的地氈上捡起。

习惯性的失眠,精神容易陷入在分不清喜憂苦涩的顛倒世界里,在书桌昏淡灯下,用心继续地写着对故人的惦念。

精挑细选出来文字,填写在有限空间的卡片。

深情穿梭在万水千山,随着飘浮的云,散佈在每处有风的角落,像缷下了包袱,给一些时间让眼淚疗伤,靜靜在暗地用澎湃的心情愐怀。

没有人愿意流露一张不开心的脸。

多年來堆积许许多多张卡片,同樣的故事写了又写,像一贴药,当药力失味后,重新換上。

一樣的药治一百种的伤口。

心情总是那么憂愁,伤腦的是要把卡片去天涯,还是海角?在天堂有没有一个亲善差使,能把投入信箱的卡片,派送到故人手中?

生命沒有重來,一路追隨过去,不过妄想愛能无限延续下去,这份坚持是生存的斗志力。

我希望卡片的画面上,右角有个大太阳,阳光㡳下还有颗大树,像小时候在学校上塗画课画画时,记得我站在树荫下,用小小的拳头左右紧握着大人的手,无忧无虑开心笑着。

长大后,我想再画一张,用有足夠温度的手,去握着那年老皱纹斑斑的手,但愿重温旧时的快乐。

如今回首,故人离开,温情不散。

每当我一想起的时侯,思念往往在最远的时候,感觉特別的近。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如果您喜欢人间烟火其中一位作者,想找到同一位作者的更多文章,该如何操作?
怎么查阅同一个作者的文章?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