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britney

阿简

尼泊尔安娜普尔纳大环线,我推着单车,在狭窄的山径小心翼翼前进。亚喀喀到海拔4450米的THORONG PHEDI(TP), 真正的羊肠小路。某些路段狭窄,一张塑料椅子的宽度。窄得超出想象。山径右边是深壑河谷,大小石头沙砾凌乱散布;左边是倾斜的石壁,小心翼翼走在狭窄之处,目的地TP在层层山峦后面。初夏,没什么登山客。这条世界级经典徒步路线完全安静。

山径向前方蔓延,这段行程仅17公里,距离其实不远,唯高海拔骑行不易,且地势险恶。整个骑程主要目的地,海拔高5416米的陀龙垭口在看不到的山那一方。按照攻略,还有两天方能抵达。高原地带氧气稀薄,我心中慢数一二一、一二二,循着自己的节奏蹒跚向前。

来到一个拐弯,前边的塌方挡住去路。小小松散的石头堆成一座老高的倾斜小丘,遮盖整条小径。试下推单车走过去,踩在小石头丘上,两次险象环生,差点连人带车跌下山谷。

路线艰难,虽出发前已做好功课,尽量轻量化,只带一个马鞍袋装羽绒服小药箱等,唯单车还是太重了。六月开始已是雨季,也是淡季,几天下来很少碰到健行者。第一次嗅到死亡的气息。

单车骑游六年第一次感到彷徨无助。看着堆积的落石,怀疑人生 “简,你到底在干嘛?怎么骑成这样?” 如果原路折返,已完成七十五巴仙的梦想骑行路线功亏一篑。

选择在手机界面添加人间烟火的快捷方式,可帮助读者快速登录人间烟火的网页,方便每一天阅读到最新的文章资讯,实现 “一步到位” 的阅读模式。
在手机界面添加人间烟火图标 ≫

这骑行,太激烈了。用魔术头罩抹掉眼角的泪水,难道骑游之路将终结于此?倏地一阵声音。河谷对面残雪覆顶的山系,一只孤鸟呼啸而过。格外清晰划破天际。 白头羽毛黑身毛发 。竟是鹰!空旷山野无助时刻邂逅天空王者,精神为之一振。我定下心神,让自己休息片刻。心中默默祷告,将自己交托给上帝。

“亲爱的阿爸父,谢谢您一路带领守护。无论接下去能否完成这次行程,女儿顺服您的旨意。” 那只老鹰在天空盘桓左右巡视,自有一股倔傲的风采。凛然的身影最后消失在连绵雪山后方。每次告诉少年人当尽力尝试解决问题,自己又怎么能够轻易放弃呢?

我把马鞍袋卸下,减轻单车重量,分两次走过去。第一次,右手抱着马鞍袋,左手紧紧握着石壁边缘,慢慢一步步走过塌方。成功抵达小石丘另一端,放下马鞍袋,再走回去,把单车扛在右肩,小心翼翼。来回塌方共三次,不停开声唸 “简,你要加油。” 安全走过落石区,我喝一口水压惊。拿出手机拍下这惊心动魄的路程。山径的蓝色马鞍袋红白单车在灰褐色河谷中特别显眼。

隔天大清早四点,戴上头灯脚车灯,摸黑出发。全程扛脚车,由4450米海拔高的出发点TP一路陡上,短短五公里距离,上升1000米,一样的羊肠小径绕山土路。唯经历了前一天的艰难塌方,已不再那么彷徨失措。

细雪纷飞的中午时分我抵达最高点,海拔5419米的驮龙垭口。逗留五分钟拍照,直接循陡峭的健行走道,推脚车下山。来到下山第一个据点,海拔3980高的小村,此间三四所客栈。冰雹雨骤至。幸运的是有茶屋可躲雨。下午四点,十公里完全下推车,抵达目的地海拔高3880米的穆迪娜。十五公里耗费一天,堪称单车骑游以来最激烈的一次。

低头默默继续推车。不知过了多久,羊肠小径尽头的白色山屋在余晖照耀下映入眼帘。再度湿了眼眶。很不容易的一段路程啊。

人们问我,为什么要选择那么难的骑行路线呢?

不为挑战极限不为超越自己不为征服群山。

只因太喜欢山。

读山。让我更坚毅、珍惜生命、热爱生活。

安娜普尔纳大环线的那一声悠长鹰鸣,永远刻印回忆里。

转载自居銮文艺协会文学季刊《銮风15》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