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 — 一场唯爱可胜的脑内战争

by britney

姚斌奕

在如今这个奉行全球一体化的年代里,无论你喜欢与否,绩效制度都已经是一种与生活息息相关的普世价值,一种人人都会自动要求人人去遵守的一套无形规范。

当然,能在短时间内高效行动,确实会是种惠人惠己的上佳表现,可我们却不能因此而以偏概全,以致忽视了很多在这方面有着根本身心障碍的人们。

比如以下我将要笔诉的,就是其中比例较高,但也较难得到关注与合适治疗的一群所谓ADHD患者。

ADHD,全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或中译注意力不足过动症,是泛指一种因脑功能异常而导致注意力无法集中控制的精神性障碍。

简单来说的话,ADHD就是一种人们非有意,但却不惊觉就会让自我陷入精神循环困境的心疾。

而它的主要表现则为无法持续专注于某事物,或难以遵守既定规范,或无法掌控情绪宣泄而出现过动行为等等病征。

综此,我们可以理解到有相关症状者,其实是真的很难去融入当下社会的。

也因为如此,他们总会比常人更容易感觉被孤立,转而发展成类似愤世,消极,摇摆或退缩等诸般常人会反感的表相。

同时间,再加上长期在人际关系上的不顺利,他们的无助感和无望感则只会翻倍增长。

最后,在极度沮丧的情况下,试问除了逃避所处之社会大众以外,他们又还能怎样去走出那股莫名的抑郁深渊呢?

或许某些暖男与暖女会对此表示同情,并尝试用一些普世价值,像”看开放下”,”努力加油”,”别太自我”等等观念去开导当事人。

确实,这一套对常人多少还是有正面效果的。可相对患有心理疾病的人来说,且容我大胆呼吁大家牢记 — 这却是脑神经元失衡,而绝非一般的认知瓶颈。

于是乎,你要是只想用大条道理去说服他们的话,我认为大可不必。因为你想讲的,实则他们都早已晓得,甚至有些还会认同,但每当他们一独处的时候,那脑袋就是不听使唤,无法停止逆向运转,以致身心时时皆劳,却仍要承受他人的非议;这种无休止的拉扯,还真是不谓不苦!

所以,倘若幸福的定义就在于妥协不该坚持的,遗忘不该记挂的,亦或退让不该争执的,那么还恳请大家相信,对于ADHD患者,以上种种看似简单的心态问题,却正正就是他们最难以逾越的障碍。

故此,如您身边还真有这么几个已能看出迹象,且在集中精神处理事务方面,有着失控性困扰之人的话,我愿你能不带批判的聆听他们,并以引领他们最终走向正规辅导,或药物治疗为终极目标。

然而,伸不伸出援手也当纯属个人意志,但如果你足够关心此人的话,那就得先觉悟到这将会是场旷久时日,且需要到高度耐心与爱心来支援的百岁战争。

Photo by Tim Marshall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人间烟火年度散文奖」,是一个旨在推广和表彰优秀散文作品的年度评选活动。2023年的征稿活动获得热烈回响,我们宣布2024年散文奖正式开跑! 入围作品将会得到RM50稿酬并参与奖项评选,总奖金高达RM3000!
人间烟火年度散文奖2024开跑了!总奖金高达RM3000!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