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口求助,也是人生的一种选择

by britney

张美莉

和朋友聚会,他分享了一个小故事。

最近在住家附近,他遇到了一位开口向他寻求协助的残疾人士。

坐轮椅。双小腿截肢。垢面蓬头,看来可能没有照顾好卫生。

「我需要过去对面。你可以帮忙推我一下吗?」

举手之劳,朋友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欢迎与我们分享,人与人之间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 文章一旦获选,即可获得不少于RM50的稿酬。
最遥远的距离 ≫

过了人行道,对方又开口了。

「其实,我需要去前面的组屋。只是几条街的距离,你可以帮忙吗?」

「前面吗?」朋友又帮忙推了一段路。

到了,对方又开口了。

「你看到那间杂货店吗?我其实想去买点东西?你可以再帮忙一下吗?」

朋友心想,「好,帮人帮到底」。

来到杂货店,才发现,原来对方不是来买东西,而是来讨东西。朋友正打算离开,对方又开口了。

「我就住在这里楼上,你可以推我回家吗?」

这时,朋友承认自己心里有点不悦。但他还是把对方推回家了。

租赁组屋。屋内相当凌乱。

「你可以抱我到床上去吗?」

朋友心里有些许迟疑,可是他还是帮人帮到底。

原来打算要去的地方没有去,直接打道回府。需要好好冲个凉。

「这样的人不值得同情。」,这是朋友的体悟。因为他觉得对方在寻求帮助的时候,并没有坦承自己的需要,而是以「不老实」的方式一步一步「骗取」人们的同情心。

我问,「会不会是如果一开始他就把要求说清楚,反而不容易得到帮助?」

是不是在「骗取」人们的同情心。我不知道。

我了解这位朋友。他是一位热心的人,也是一位理智的人。我相信一定是在交流的过程中,对方给予他不舒服的感觉。

在行善的过程中,我相信一定要在安全的情况下,量力而为。而且,不论在任何情况下,要让自己清醒地知道自己的处境。自己当下的感受和判断能力都是基本常识。如果觉得不舒服,可以允许自己拒绝。

不久前外出时,一位衣衫不整的中年人迎面而来,对我挥挥手。

「小姐,你可以帮帮我吗?」

我很直觉的提高警惕,快速的看了他一眼。背着小背包。衣服不只里外穿反了,也前后穿反了。 T-shirt标签小小的字:women L就穿在正面。

「我的眼睛不太看得到,找不到工作。」,他指着眼睛说。

我自然的看了他的眼睛。眼睑沉重。带有血丝。看来疲累不堪。

「我没有钱吃饭,妳可以帮帮我吗?」,他摸着肚子说。眼中,闪着泪光。

「你是立国一代吗?」,我问。他看来不像建国一代。

「不是。我 1966年出生,不是立国一代。」

五十五岁。看来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

「眼睛有看医生吗?」,我心里想着的是 Medifund 保健基金。在这个计划下,低收入人士可以申请保健基金,以支付中长期护理医疗费用。

「有。我看医生是不用钱的。眼睛已经在安排治疗。」

「你住这一区吗?你可以去联络所问问,他们可能会给你一些 vouchers,可以用来买食物和日常用品。你也可以去找议员帮忙。你去联络所问问,看看如何可以寻求议员的协助。」

「是哦!今天是星期一。」,他喃喃自语。 (这区的 meet the MP session 议员接见时间是每逢星期一。但是由于疫情的关系,议员接见时间改为网上预约。我不清楚最近是否已经重新开放面对面的接见。)

能帮的不多,我给了他一点钱。 「记得去联络所问问如何寻求议员的协助。」他一直说谢谢。

他是不是在「骗取」人们的同情心。我也不知道。

在我参与的义工服务中,的确有遇到需要帮助却因为种种原因而被忽略的。所以在守望互助的精神下,除了政府机关的援助,很多民间团体都以不同的形式来为弱势群体提供协助。

和几位朋友分享了这两件事情。

一位朋友说,「是不是在「骗取」或「骑劫」人们的同情心,真的无法从片刻的交流与表面上能轻易分辨出来。他们可能是一群需要支援和帮助的人们,也可能并不是。如果遇到以上的情况,我会选择相信,在能力所及给予一点点的温暖。 」

另一位朋友说,「有些人认为,人生没有了选择。没得选择的人生真的很可悲。其实,开口寻求帮助,就是一种选择。」

还有一位朋友分享,他曾经研究过一个商业个案,让他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一位创业家医生打算以半慈善的方法将心脏手术在印度经济化,以利益更多的病人。其中一个可能的方案是,万一病人在半慈善的方式下还是无法负担医药费,就免费提供医疗服务。有人问这个创业家医生,如果那些病人撒谎装穷,那该怎么办?这位医生说,「It is between them and their god. (那是他们和神之间的事。)当自己下定决心要做好事,就不必想那么多了。」

是不是骑劫同情心,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因为,那是他自己的人生。人生最后需要面对的,还是自己。

Photo by Austin Kehmeier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