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西餐厅

by britney

慕宁慕雨

苇玲:“老公,记得带超市物品购买清单哦。”

子晨: “老婆,有哦,在我钱包里。”

子晨启动汽车引擎,两人出发去接子晨母亲,一起享用早餐。

车子驶入子晨母亲家巷口,母亲已经坐在门口等候。她身穿黄色碎花蓝色老式衬衫,一件黑色宽松长裤,一双印有苹果图案凉鞋。母亲手握着上次购买衣服所送环保袋,缓缓地站起来,慢慢地进入车子后座。

子晨母亲关上车门声音,感觉像是费了很大力气,去勉强地把重过自己车门拉紧。母亲不露一丝喘气表情,眼睛望着车子照后镜,柔和地望着子晨和苇玲,嘴角微微上扬,以示问候。

子晨:“妈,今天我们去XX西餐厅吃早餐,朋友推荐,说到很好吃。”

子晨母亲顿时间愣了一阵子,眼神凝视着远方,然后说:“好。”

子晨母亲从袋子拿出以封许久口红,尝试涂在皱纹满满嘴唇上。但是年纪老了,手颤抖,不好使,口红都沾到嘴唇外了,就像情窦初开少女第一次尝试涂口红模样。子晨觉得奇怪,因为母亲平常都不涂口红,但子晨保持沉默,不说半句。

苇玲看见了,称赞子晨母亲:“妈,妳今天上口红,好漂亮。”

子晨母亲语气轻柔说:“谢谢。”

车子停泊在离西餐厅不远处街边,子晨母亲步行在前方,子晨苇玲夫妻俩则跟随在后面。三人走在一条街道,旁边一棵棵风铃木,正好处于凋零季节。白色和樱花色花瓣,随着暖风落下,仿佛下着花

眼见西餐厅距离不到百步,子晨母亲忽然停下脚步,子晨和苇玲专注欣赏花,没注意到母亲已站在原地,而轻轻地碰到母亲瘦弱身躯。

子晨:“妈,怎么了?”

子晨母亲神情憔悴对着苇玲说:“苇玲,我想挽挽子晨手。”

苇玲:“妈,那我先去餐厅预留位置。”

子晨母亲:“谢谢妳,苇玲。”

苇玲随后先进入西餐厅

子晨:“妈,怎么了?”

子晨母亲挽着子晨手臂,说:“子晨,能陪陪妈妈走完这条怀念街道吗?”

子晨:“好。”

两人走了几步,子晨母亲湿了双眼,两行泪水不由自主地落下。

子晨母亲:“太像了,太像了。想你了,老伴。”

子晨泪水几乎溢出:“妈。”

子晨母亲:“这条街道,这家餐厅,是你老爸当年追求我时候,我们第一次拍拖地方。你老爸一手握着花束,一手轻轻地搂着我腰,一起在这家西餐厅用餐。而现在你模样,跟当年热恋时候老爸,是一样,那么写实地出现在我眼前。子晨,让我走完这条路,我想重温当年热恋时段,好吗?”

子晨:“好。”

子晨母亲:“谢谢你,老伴。”

Photo by Vlada Karpovich on Pexels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