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与学

by britney

杨敏

退休前,我是一名小学教师,主要是教导华文科。在30多年的执教生涯中,我扮演着 “教” 的角色。

孩童刚入学,有些连握笔都成问题,我得示范握笔的方法,有时还得握着孩童的小手,在纸上涂鸦,渐渐地习写基本笔画后再写字。中文字的 “难” ,就是笔顺,有先后次序,不能随意让孩童们自由发挥。我在黑板上一笔一画地教,孩子们书空习写,为了确定他们的笔顺正确,还得叫几位孩童上来站板书写,他们在作业簿里写字时,我得全班巡视一番,教写字,得花很多时间,不简单。

在我所执教的学校,土著生(伊班和马来族 )占了一大半,在朗读字词和课文时,更是困难重重,尤其是送气音如:“拍” “皮” “婆”等等,他们往往无法掌握,变成了不送气音,这得花费很多功夫和时间来纠正,这艰辛过程,的确考验老师的耐性啊!

高年级,开始作文,教孩童们作文,犹如吃苦药,一粒一粒往下吞,即使苦味灌满了全身,还得撑下去。从看图填充,再写段落、写短文,老师得忍住性子,读一读语病多多的句子,错字连篇及词不达意的短文,从容面对,逐字逐句纠正,错误太多的只好吩咐他们抄写范文,朗读几遍,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帮助。

“教” 的过程不简单,然而当你看到 “果实” 时,你会忘了当时的 “煎熬” ,你会发出会心的微笑,“教” 得成功,是一件赏心乐事;反之,沮丧万分!

选择在手机界面添加人间烟火的快捷方式,可帮助读者快速登录人间烟火的网页,方便每一天阅读到最新的文章资讯,实现 “一步到位” 的阅读模式。
在手机界面添加人间烟火图标 ≫

悠悠岁月,一晃而过,教学生涯于2016年画上休止符,从此卸下 “教” 的任务。在没有工作负担的日子中,我转为 “学” ,学了简易钢琴,练练嗓子学唱歌,最可贵的是近日在脸书跟一位语音导师学语音,一些从来没什么注意的舌面音如:“想” “线” “心” 等等,都被导师 “点” 出来纠正了,还有一些不规范的词语如:“铁线”(应为“铁丝”),“转校”(应为“转学”),“锁匙”(应为“钥匙”)等,也都一一改正了。

导师偶尔私底下听我唱歌,纠正发音,他很耐心地用尽各种方法引导我,要我熟练后再发给他听,我不气馁,认真学习,终于发对了音,导师满心欢喜,我也开心!

对我而言,“学” 比 “教” 容易,然而,我深信,“学” 必须认真,力求彻底明了,切勿囫囵吞枣,虚心接受批评和指导,才是学习的正道。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