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透春晖

by 谢智慧

饒泊穏

「 为什么人家养了女孩儿到大了必要岀嫁呢? 一出了嫁就改换了一个人似的 」 ~ 红楼梦一零六回

顺德是妈姐的原乡,或曰自梳女 ——即女子把头发盘起矢志此生不嫁 。马姐之间共结为金兰姐妹,老时集结一起组织「斋堂」共住照应,相持终老 ,又或各別原因终究一人孤零老死。

战后四十年代青壮的清海祖父因医师误诊過世,他在怡保经营面粉厂的伙伴是一位妈姐。见故人遗孀年轻亦身无一技,此后将独力抚养余下一男二女三小蒙童,遂对新寡的美英祖母说:先生既逝,您索性一家搬来工厂共住,大家一起守护事业也同时抚养孩子。她安慰祖母道:“我已无父无母,此生亦无夫家牵挂。无论夫人日后或守寡或他嫁,这些孩子我都会一并视如己出。“

据说妈姐多为顺德养蚕贫苦人家的女孩,年轻時为抚养家里众多弟妹,出外做帮傭或当大宅近侍管家。也有为摆脱父权家庭,不再仰仗男人,所以自食其力,外出打工。为便立足社会,撇开男女暧昧感情纠葛,专心致志取信于人,遂易辮为髻 ,标示立誓終生不(再)嫁。

从此妈姐以一旧时代小女子之身份,深居在富贵阶层的深闰宅院。外出办事时,亦便穿街走巷往来於市井庶民之间。生活阅历比当时一般女性群体更能广泛接触到不同社会层次的群众,也更能深刻体会其中的世道与人情炎凉冷暖。

妈姐蕙质兰心,深明大义,恪守信诺,重情义,个性坚忍刚毅,却从不失本来母性温暖。

修学旅途中偶见顺德会馆,耳中萦绕着老爸小時的故事。想起终其一生,一身简素白衫黑裤 ,忍辱負重的妈姐,老爸远去的口述往事仿佛并不如烟,无意中一下就已座落在咫尺眼前。

肃穆动容,不禁伫足朝向這些有情有义,妈姐原乡的匾额摘帽示敬。

2016.03.24 摄于东海岸登嘉楼唐人街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只需要RM5的订阅费,即可在30天内无限次线上阅读40本红蜻蜓小说! 通过“书满季”签订红蜻蜓电子书配套,付款前请输入优惠码:30DAYSRM5(仅限即日起至2月8日),以享有此体验价。 详情请参阅内文。
【限时优惠】阅读40本红蜻蜓小说,只需RM5!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