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上)

by 谢智慧

刘语芳

剧终。

静如望着灯光逐渐暗下来的银幕和模糊的主角身影。对赵衍的身影依然熟悉,但他们的关系却是日渐疏离。今晚她竟然有点落莫。再一个365天了,时光流逝,而她却还记得他。她又不由自主地唸着白居易的《潜别离》。是的,门不当户不对,又何苦自我为难呢?收拾了心情,静如准备就寝,希望能再梦见两年前的点滴,那萦绕于心的久远发黄的梦。

两年前她刚大学毕业,到了一间跨国广告公司实习。

小静,我们刚接到的大地产商华企的广告项目,你要不要跟团北上参与?你已在公司做了一年半的学徒了,该出去实践一下所学的知识与理论了吧?哦对了,你真的要在这年底离职,不想再延长点时间吗?杨青,静如的上司开完会后,对她如此说。

青姐,好呀!我在公司里学了那么多知识,真的该为公司做些事情了。不管给的是什么差事,我一定会好好地做。说完,静如开心天真地一笑。但想到离职的事,又瞬间黯然了:我只和我爸请了两年在外工作的假,期限到了,我就得回我们家的公司,慢慢地承担家族生意的责任。静如低着头,哀哀地说道。

杨青看了一眼,走过去,搂着静如说:我知道,跟你开个玩笑,别太纠结了。回去接管家族企业未尝不是件好事。现在这学习的时间已不多,还是跟团北上好好地实践经验吧。

静如一年半前毕业后,就到利和跨国广告公司上班。名义是在大公司做学徒,准备自己更有能力去接手她父亲白手兴家的地产公司,实质是想躲开她父亲对她的束缚,给自己挣取两年的自由。静如以前在校是学霸,出来做事,虽经验尚浅,但做事果断有序,非常有效率。她又是位体贴善良的女子,所以公司里的同事都喜欢她。

不日,大队就上北城佈置安排拍广告前的事宜,到达北城两天后才开始拍摄工作。听公司项目负责人何总监说,项目组会在将发展的屋苑实景和附近一带紧要景点拍摄。何总还说华企聘请了当红的歌影双栖的赵衍做此项目的代言人,可见此项目的重要性。大队在北城第三天的中午,赵衍到了。但他的助理却临时有事,不能陪同他一起在现场工作。静如公司紧急地要给赵衍安排一个助理。大队里理想人选不多,所以何总就把这任务交给静如。静如觉得无所谓,横竖自己在哪里也只是扮演个小角色,能帮帮那位有名的艺人,多了解他那非凡的生活,也许还是一门乐事。

人间烟火每天固定上传至少一篇新文章,如果读者想查看人间烟火近期的文章内容,该怎么做呢?
怎么查阅人间烟火最新的文章? ≫

赵先生,我是您的临时助理,我叫程静如。我会将您的这星期工作行程、起居饮食安排妥当。您若有什么要求吩咐,请让我知道。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静如。还有,虽然我应该比你年长好几岁,但无须太客气见外,叫我赵衍好了。

好的。静如听后,抿嘴一笑。内心想着这帅气得让人神共愤的赵衍,脾气好像也蛮好的。吊着的忐忑不安的心,终于可放下。

接下来正式拍摄的时候,真是很忙。为了拍出唯美效果的意境,同一场景有时竟得拍好几次。赵衍一点架子也没有,非常用心地配合着。静如也非常卖力地把他的事项安排妥当,甚至主动要求公司给赵衍理想的休息时间。公司的何总不得不挖苦静如说她吃里扒外。静如听了,只得回一个歉意的笑。

在炎热的大太阳底下拍摄广告片,真是苦不堪言。有好几次,静如以为自己会中暑昏厥,还好一切顺利而过。最后一个广告片段拍完了后,静如陪着赵衍在场地的休息亭里喝茶。

感觉如何,终于要脱离苦海了?”他问。

还好,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当个名艺人的助理,心里的负担是有的。

哈哈,我只是个普通人,别一直自己吓唬自己。妳做得非常好,谢谢妳这星期来的支持与帮助。喔,对了,不知我公司的林雅可有告诉妳,我的助理还得请多两个月的假。

嗯,听雅姐说了。你的助理家里有事,还得处理。那么你是不是还得聘请一位新助理,还是公司里有人可调用一下?

都没有,所以想问妳可有兴趣再当两个月的助理?我觉得我们在这星期的合作挺好的。我接下来有几个跨州和城市的大型项目工作,若你做助理的话,也可以跟着走走,开开眼界,如何?新的经验也可算是一种间接的市场探讨调查,也许对你家族的地产生意有些帮助吧。

静如没想到赵衍会如此问她,不竟有点愕然。

我适合做你的助理吗?但我爸可能不喜欢我真当一位助理。

怎么听起来有点嫌弃之意?赵衍揶揄地看着她。

不是的,不是的。静如慌忙地否认着,我是想,可否借用我现在利和广告公司的名义,到你家公司帮忙。如此,我就无须向我父亲解释。你说这可行吗?

好吧,我叫林雅和妳公司安排一下。但妳想好了,可要接任?赵衍微笑地看着她。静如支支吾吾地说没问题的。

晚上休息时,静如重想今天下午做的决定。自己是未来家业的继成人,现在竟然要去当一个名艺人的助理,好像有点不可思议。但自己确是非常的想知道一位名艺人在聚光灯下的生活,他是如何面对大众、成千上万的影视迷、他可有私人空间等。不也就是两个月的时间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不让她父亲知道这事,就没什么难题了。如此想后,她心又安了。

正式当赵衍的助理后,方知这工作不容易胜任。静如不止得管理他的活动行程、演出服装、交通饮食等,最棘手的是得周旋于很多广告商家、影视公司、杂志社和乱七八糟的粉丝团等。很多要交涉的人都是有权势地位的人物,所以非得要用八面玲珑的圆滑手腕,方能处理到位。虽然很多外交的事多数是由公司里的大阿姐林雅处理,但活动当时,必然有些意料外之事,所以静如还是得当场及时处理。刚上任了两周,她就碰壁过几次,沮丧之余,还觉得非常委曲。

面对一大群大人物,自己真的得把身段放得很低,才能处理好事情。有时觉得自己谦卑得有点面目可憎,但很多时候,就是要用那卑躬屈膝的态度,方能解决问题。想到这是自己暂时性的工作,放下小我完成大我,也不是什么不可为之事,心也就不再纠结了。赵衍总会在适当的时候给她鼓励与肯定,这也许是让她坚持下去的主要勇气吧。他甚至有时利用在工作间那么一丁点的空档时间,让司机阿业载他们到各景点逛一圈,让她见识不同城市的风貌。

秋风起,凉风习习。已是晚上十点了,赵衍还在万人体育馆里彩排远博电视台的中秋夜节目。那是远博三十周年的盛大纪念日节目。静如在休息室的一个角落等着他。巳经一个星期没休息了,不知他可撑得住。如此紧凑的生活节奏,加上偶尔时间颠倒的彩排和拍摄,是要有怎么样的能量和意志力方能支撑下去呢?她忍不住闷闷地在想。他在人面前辉煌成功,风光体面的一面,是要付出多少不为人知的心血与代价。她非常倾佩他敬业的精神,真诚待人处事的态度。他常说,他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出道比别人晚,所以他会非常珍惜他现有的成就,感恩支持他的人。他还说在演艺圈里,岁数是个致命伤。要做当红小生的时期非常短。他已快三十岁了,有幸的活,或许能再当红五年左右,毕竟国内的人才济济,后浪推前浪是无可避免的。人要活得明白了然,尽力而为,就可坦然。她有时冲动的想问他可会觉得寂寞,常站在一群陌生人面前,被众人们前呼后拥着。灿烂的笑容背后,可有一颗孤独的心?

忘穿秋水,午夜前,终于看到赵衍走进休息室。

累吗?

还好。彩排时,一些舞步做得不理想,所以多练了几次。让你久等了。

喔,没关系的。喝一杯麥面牛奶,暖暖胃好吗?

赵衍伸手接住,一口气喝完。

在车里,赵衍稍休息后对她说:后天,我会在万人体育馆大约四个小时。妳不需在馆里等我,可出去和亲戚朋友一起过中秋。

静如听了后,笑着说:你知我在这里没什么朋友的,家人也不住在这,所以也没有人和我庆祝中秋节的。我还是待在馆里吧。若你演出其间,需要什么的话,我也可以及时得给你安排。

那好。谢谢你如此地贴心呀,真是百分百的完美助理!赵衍神情愉快地哈哈一笑。

赵衍中秋夜的演出非常火爆精采。静如上网刷看他的表演好几遍了,一直沉醉于他精湛的表演中。隐约有点自喜似的,好像赵衍超棒的演出,夾带着她一点的功劳。

怎么了,都看了好几遍了,还看不厌?

赵衍的突然出现,把她吓了一跳。她赶紧地把手机关了。两颊热烘烘地红着。赵衔看到她的窘样,笑笑的戳了一下她的头。

对了,我看了下我后天的活动,没什么特别紧急的。叫林雅把后天的全部活动推迟或取消,我有重要的私人事情得处理。

静如做他助理快两个月的时间了,这是她第一次听赵衔说要更改活动时间。她张大口,看着他。

怎么了,听不懂我的中文了?赵衍皱着眉头说。

喔,没什么,我这就去安排。她唯诺轻声地说。

第二天下午大约三点钟左右,赵衍的杂志社采访完成。

待会儿你先回家收拾下轻便的行李,我五点到妳家接妳。我们要去一个山庄。赵衍语气轻松地说。

你不是明天有私事要办吗,怎么突然又有个活动安排了呢?

待会儿去山庄是去办私事啊,我没说是公事。

你办私事须要我帮忙?

嗯,你不是我的助理吗?助理有时也得帮忙处理些私事的,不是吗?怎么了,你不愿意,还是没空呢?

哦,都不是。我是方便的。我之前以为你要一点私人空间处理一下私事。没事,我这就回去整理一下我的包包。静如给了赵衍一个OK的手势,就疾步走了。

五点整,对时间管理严谨的赵衍准时地到达静如家门前。

咦,怎么自己驾车而不是叫阿业载呢?

都说是办一些私事,叫那么多人干嘛呢?妳不是对我的驾驶技术有疑问吧?赵衍笑着问。

当然没有疑问。静如讪讪地说,有点心虚地低下了头。

放轻松点,今晚和明天不必把我当成上司看。当个朋友吧,陪陪我过这难得的偷闲时间。我带妳去一个离这不远的小山庄,那里有间特别的民宿。看守这民宿的老夫妇也是很好的厨师,他们煮地道的家常小炒,非常好吃。我带你去尝尝。我三年前发现了那地方,去住过一晚,之后就没再去了。今天很想再到那儿去,静静地过一个晚上。你也是喜静的人,应该会喜欢那地方的。

这么好的地方,为何不叫雅姐一起来呢?

我和林雅虽然谈得来,但她太注重公事上的事情,和她没聊两句,她就会扯上公事。和她聊天,我更本不能放松心情。你应该没有像林雅的职业病吧?。

当然没有!静如含笑答了,心里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忽然她想起了明天是什么日子了。

啊,明天是你生日耶。我怎么这么迟钝的现在才想起来呢!你还说我这个助理当得不错。真是糟糕,我没带礼物呢!三十岁生日喔,是个大生日呢!怎么办,我什么都没带。静如懊惱地嚅嚅说着。

慌什么呢?我真是要图妳的礼物吗?过来陪一下我这个寂寞孤独的大哥哥就好了。赵衍神情放松自在地说,现在开始上山了,把车窗打开吧,吹吹外面的轻凉风,很舒服的。从现在开始,不许谈公司的事,让我尽情的享受这难得短假期,好吗?

听他这么说,静如心里感觉一丝悲哀。休息放假,对一位名艺人来说是多么难得的奢侈。

看到了吗?那山顶上的一间小红屋?那就是我们要去的山庄民宿了。

嗯,看到了,很像童话故事里的小屋。静如兴奋地说。

小屋佈置成田园风格,屋里的两间小卧室也让人觉得温馨舒适。到这,好像可以忘忧似的,有点不食人间烟火。

把行李放下后,他们到屋后溜达。那自然山景与清新空气,让人神清气爽。沿着山路,途中可听到小溪的淙淙流水声,喧嚣的虫鸣,徐徐轻风声。遍山野花与风共舞,一丛丛不知名的花,被风吹的花枝乱颤,耳旁好像可听到花儿们无声的无羁笑声。两人安静地走着,偶尔聊一两句,时间静好。走到小山顶,在一个简陋的小亭子歇下,等日落。在山顶看的日落好惊艳,那一轮橙黄色的夕阳好大、好美。看着橙黄太阳缓缓下沉,而周遭的余晖也跟着慢慢地消失。

当所有的光彩消尽后,天空被黑暗笼罩。两种颜色的変化,也是两种心情的变化。不知赵衍可有什么感触。两个极端景色的对照,可能反映他的事业,当红的艳光四射和掌声退去后的黯然失色。虽说他时刻都在提醒自己,他那有限的演艺生涯,但真到了那日,他是否可以坦然面对光环退去后的冷清角落?她看不到他感情起伏的痕迹。他只是默默地坐着,像是守护那一片的宁静,又像在等待什么的。

时间缓慢的一点一滴流过,逐渐的在非常暗黑的天空出现了一颗颗闪烁的星星。有点耀眼,又让人心喜。虫鸣越发大声,鼓躁着似在催促他们回去。

走吧,肚子饿了。赵衍终于站了起来说道,虽然有星星,但没有月亮,天空真是黑的很啊。谢谢你来这陪我,傻傻地坐了几个小时。也不知为什么,想要到这里,静静地等待我三十岁生日时,很自然地也想带你来。也许这两个多月的合作关系非常自然从容吧,又或许想着你就要走了,给你一个小小的外游惊喜吧。觉得如何?

上来这里真的很好。其实天天在都市里匆忙而过,甚少有机会让自己停下,理顺下自己的脚步。到来这儿来,可把世俗的事暂放一边,与自然界融合一起,像是一次的心灵洗涤。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说完,静如俏皮地一笑。

赵衍爽朗地大笑:好,我们走快点,忽然觉得肚子好饿哦!

Photo by  Porapak Apichodilok on Pexels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