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山印象

by 谢智慧

小泥

多年前,住在沙巴的小姑,热情邀请先生和我,至亚庇欢度华人新年。还说已订了神山的小屋,预备度过一个南洋少见的寒冷新年。位于神山半山腰的小屋数量不多,向来抢手,小姑这次早在半年前已上网预定,才能顺利安排华人新年的度假,届时我们将与外甥的姑姑一家,三家人在神山过年。

由于神山采购不易,日用品必须事先张罗采购,自行携带上山。且小屋的厨房设备简单,不如家里方便,部份食物得预先料理,到神山只需加热或快炒即可上桌,大家更能轻松过年。于是,小姑和她的小姑,为了备餐和度假所需种种,一直紧密联系,确保该煮该带的全都完成,毫无遗漏。小姑认为筹备种种虽然忙碌,但为了大家顺利度假,她忙得很起劲。

我们下午入住小屋,视线所及白茫茫一片,风景看似和一般名山类似。谁知,隔天一早,壮丽的驴耳峰赫然就在眼前,奇岩冷峻陡峭,仿佛伸手可触。原来先前云雾完全遮住了景观。到了中午,云雾渐次出现,慢慢地掩盖驴耳峰,云雾厚到让人完全没察觉背后另有风景,便是我们昨日所见,这个体验相当奇妙。彼时智能手机仍为奢侈品,我们未能拍下影像,不过美景留在心中就够了。

我们玩玩麻将,不赌钱,趣味在于输赢,纯娱乐。而港片《最佳拍挡》,原来是小姑一家最喜爱的电影,不时回味一番。一伙人也观赏了《少年PI的奇幻漂流》,我还被虎啸吓到两次。倒是《让子弹飞》这类台词较多的电影,不太适合新春度假观赏。妹夫和他妹妹回忆童年,山芭岁月的部份点滴,我们听得如痴如醉,却也不免感叹生活变迁实在太快,父子两代的童年经验完全不同。父母虽庆幸孩子们不必历经贫乏困窘,但孩子对上一代的许多经验无法感同身受,难免略有隔阂。新生代的世界,确实和我们大不相同,连带的想法思维必然有所不同。彼此多一点宽容,仍能相互谅解的。

妹夫准备几盏天灯,我们一道在寒冷的夜里施放。看着天灯点燃,火光温暖了大家的心。一声放手,天灯冉冉上升,也将我们对未来的祈愿送至远方,很美好的新年记忆。我们亦在小屋附近走走,硕大洁白、喇叭似的花朵,开遍半山腰,原来是曼陀罗。它清雅醉人的花香满溢,沉浸其中相当有意思,这是半岛平地不会出现的植物。

妹夫开车带我们至兰瑙市集逛逛,市集有些半岛少见的蔬果物产,很有趣。硕莪虫洁白肥硕,活力十足,每袋十令吉。妹夫在山芭成长,硕莪虫是记忆中的美味之一,看他的表情相当怀念。幸而据说小姑和孩子不接受,所以妹夫没打算料理硕莪虫回味童年。不必连带品尝硕莪虫,我们也松了一口气。

由于业务成长需要,隽咏传播计划聘请一或多位全职或兼职数码营销助理或经理,协助咨询客户的项目运作。
数码营销:项目执行助理及经理 ≫

几年前沙巴地震,遗憾导致部份人员伤亡,且神山山顶的驴耳峰部份坍塌。小姑一家亦已迁居古晋。如今即使旧地重游,神山景致略有改变,孩子们也长大了,感受必然大不相同。怕冷的先生认为,神山之美体验过就好,他不想再去受寒了。

Photo by EJ Yao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