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

by MingYan Yap

盖瑞王

2012年11月,我递上辞职信,辞掉了月刊助理编辑的工作。12月,毅然注册了人生第一个属于自己摄影品牌。在这之前,我当过电视剧的幕后工作人员,当过大使馆的行政助理,尝试过拉面馆的后勤工作。其实,在大学毕业后,一心只想找个稳定的工作。不到两年的时间,我被枯燥无味的办公室生活击垮。之后,一股脑地去追求自己理想中的生活与工作。

我喜欢摄影,也喜欢录影。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后,多数以拍摄婚礼为主。刚开始的时候,没经验,没人脉,没有很多的资金。我记得第一年的收入好惨。虽然收入很惨,但对于摄影的热情,让我稍微忘了生活拮据这件事。

进入第二年,接到的案子渐渐多了,收入也稍微可观了些。这个时候开始考虑到其他层面的事情,例如买房子、结婚、需不需要再换一辆车诸如此类的现实问题。以前觉得把兴趣当成工作,是很开心的。可是,一旦接触到维生的部分,心态就开始变得不一样了。我试过被认识将近十年的朋友,在背后抢案子;也试过被同行欺压,看准我的历练和人脉的不足,往往压低价格,让我就范。由于是个人工作室,我也希望能够扩大团队,让工作室更广为人知,但偏偏事与愿违。

我开始觉得有点力不从心。我看着身边同期的同行越过越好,而我却要烦恼未来三个月的案子数量。当时,我萌生了这样的念头——不如就这样算了吧,还是转行好了。这个念头不时在脑里闪过,但我还是咬紧牙关,继续一人摄影工作室。

坚持了四年过后,没想到成绩越来越好,生活也越来越稳定。在2017年,元宵节的时候,我父亲中风了。当时我就在他身边,但我的脑袋顿时一片空白。我身为长子,是不是应该留在家乡,帮忙家里呢?于是,我做了决定,留下来。

我放弃了辛辛苦苦经营的工作室,回到家乡接手我完全不熟悉的养殖场工作。其实,我当时很不甘心,回到家乡的第一年,我过得很不开心。对于新工作的不熟悉,请教了很多人,但也让我亏损了好多金钱,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患上忧郁症,因为家里的生活开销压力都在我身上。

一年后,我告诉自己,我要重新拍摄。于是,我重新接起案子。那时候,很幸运的是,还有老顾客的照顾,彼此介绍,让我重新接起案子来。虽然赚到的钱都拿去补贴养殖场的亏损,但我在进行拍摄与剪接工作的时候,我是开心的。直到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发,不得不暂停工作室的营业。于是,我又重新回到养殖场工作。

到了今年,我又开始重新运作停置两年的工作室。由于停了两年,所有的资源都断了,等于重新开始。这感觉仿佛让我回到了十年前,虽说少了年少轻狂的热情,但也让我重新找回了自信。在这之前,做着自己不擅长的工作,被现实压得几乎快喘不过气。当我重新拿起相机,坐在电脑面前,找合适的音乐,做影片剪辑,我真的很开心。

我不知道,这一次我会坚持多久,但我觉得,人生很短,梦想是支撑我们前进的动力。我没有什么很大的野心,没想过要成为有名的摄影师。只是希望,能够继续做自己喜欢的事,让梦想能够以一种很平淡的方式,在生活里延续着,直到我拿不起相机为止的那天。

保持初心,知足生活,梦想不灭。

Photo by Nathan Dumlao on Unsplash


M100 大梦想家 – 长期开放投稿,提供稿酬。更多资讯 ≫

柔佛最资深的房贷顾问公司 M100 Mission Hundreds 盛情赞助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从家族树的描绘开始,数算每一个和你血脉相连的人。 参与《携手走过24节气的人生》生命纪念册书写计划,有机会获得《送好书。赏好礼》。
【雨水】生命的种子,一家人的缘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