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糖

by MingYan Yap

张皓

“哇!哇!”我边哭边跺着脚。

“我说了,吃糖对牙齿不好,会掉光的!”妈妈用凶狠的语气骂我。

我不断发脾气,为了一颗糖。

只有舅公最疼我,等妈妈走远时,他便会悄悄地拿出一颗糖给我。

“不要跟你妈说!”本来赌气的我,结果喜滋滋地吃起糖果来。

有的人说我舅公宠坏了我,天天给我吃糖,想把我牙齿弄得不健康,不过舅公还是每次在我不开心时买糖给我。

清晨,我打开窗户,就见到舅公在楼下耕着田。我迅速跑下楼,赤裸着脚跑到农田去,左望右望,确保妈妈不在后,偷偷叫舅公带我去杂货店买糖。

舅公驾着摩托,我抱着他的后背,虽然有一点汗臭味,但是我从来都不会嫌弃。

“小弟弟,你又来啦!”杂货店老板笑着对我说。

我的确常常去杂货店,搞得老板都认得我了。

“胖叔,你这里有没有水果软糖啊?”

胖老板点点头,走到狭窄的储物间里,拿出一小包水果软糖给我。

舅公掏出皱皱的纸币给老板。

“你给我三十颗!”舅公说。

就这样,我买了一小包糖回家。

回家后,妈妈见到我手上的糖,生气地质问舅公:“你是不是又给他买糖?”

舅公抢过我手上的糖,说道:“这是我的!”

“你不要带坏他啊,自己吃就好!”

当时我感觉妈妈很笨,这样也被糊弄过去!

我偷偷地把糖藏在床底下,以为这样就可以瞒天过海。

舅公回到自己的家后,戴上草帽,到农田去继续劳作。他拔草拔到一半时,还会欣慰地笑一笑。

“这是什么?”

我从厕所出来后,被妈妈的声音吓着了。妈妈拿着一个红色塑料袋,我直到里面装着我的水果软糖。

“这……这……我………” 我一下不知所措。事后,妈妈把我拉到舅公家。

“哎呀,你怎么把我的糖拿走了呢?怪不得我找不到!”舅公还在帮我掩饰。

“你还在帮他?我已经知道了,你不用再帮他掩饰,如果我儿子的牙齿有事的话,我要你承担!张,你明天不要跟他一起玩了!” 妈妈火冒三丈,把我和舅公骂得狗血淋头。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再也没有见到舅公了。

十年后,我考上了大学,走出新村,迈向大城市。

我没有忘记舅公,我仍留着他之前买给我的糖果。虽然糖果已经过期了,但是我对舅公的思念还是没有过期。我出社会后,打算回到那个新村去找舅公的下落。由于我的妈妈和舅公完全翻脸,没有任何联系,所以要找到他是比较难的。到了新村后,我问一位印度同胞。

“Sini ada orang tinggal tak?” 我指着舅公以前住的草屋问道。

“Oh,rumah ini ada satu orang tinggal pada 1980,tapi ada satu orang melayu membeli rumah ini pada 2020!” 印度人遗憾地告诉我这个消息。

我遗憾地走出新村,本以为没了希望,但是一通电话却给我投下了震撼弹。

原来舅公因为癌症而进院,如今还在医院里插管。我拿到医院地址后,到医院去探望舅公。

病房里只有舅婆在照顾舅公。舅公辛苦地看着我,却不能说一句话。他的手指着一个袋子,舅婆立马把里面的东西递给我。原来是一颗糖。我流下眼泪,看着舅公还有那颗糖,感到非常悲痛和揪心。舅公想对我说话,可是他却发不了声。

一个月后,舅公放弃了治疗。拔掉杂乱的管道后,他握着我的手,流下了眼泪。从那一刻开始,再也没有人偷偷摸摸地买糖给我了。

Photo by Evie Fjord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织梦的年龄被岁月鞭策着走过,从毫无方向,到订立目标。 认识自己,活出属于独一无二的人生。书写生命纪念册,赢取奖品。
【春分】学习路上我和你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