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店的早晨

by MingYan Yap

宇佐木若子

凌晨四点半。

早起开店是我每天固定的工作。老公还在被窝里睡得正香,我蹑手蹑脚地下床。 开车的时候,路灯还亮着。这个熟悉且昏暗的路灯,已经陪伴了我十个年头。

我降下车窗,让冷风吹进车内,这样可以让我保持清醒,也能帮助我整理思绪和想一想今天要完成的各项工作,包括采购食材饮料、员工的工资薪酬、订单完成的进度等,一一在我的脑海里面飘过。三十分钟后,我抵达店铺后门,准备卸货开店。突然,一个人影从车后备箱闪出来,吓了我一跳!

“财叔,你这么早?” 我问。

“老板娘,家里太热了,我睡不着,就打算早点出来散步纳凉。走着走着,也差不多靠近店这里,就直接过来上班。刚才看到你的车过来,还真的是刚刚好。” 财叔一边回答我的话,一边打开后车厢,伸手往后车箱拿食材。

财叔从家公时代就在店里工作,已经有三十个年头,算是老工臣,负责在后厨泡茶水与咖啡的工作。他工作认真,手艺极佳,尤其是他发明泡制的明目解暑清凉茶,更是这一带工友店员们最喜欢的消暑品之一。如今财叔年事已高,为了减轻他的负担,店里特地请来几个年轻小伙子辅助他后厨的工作,顺便让财叔把手艺传承给他们。技艺的传承需要时间的沉淀,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

早餐时间是咖啡店最忙碌的时刻,入店就餐和打包的顾客络绎不绝。疫情之后的这一年里,咖啡店的生意逐渐好转起来。上门就餐的人也逐渐多起来,即便还是大不如前。

老公在开店前准时踏入店铺。他穿上厨师帽,检查食材准备情况,儿子作为帮手也来到煮面台后,开炉烧水。疫情期间读完高中的二儿子不想继续深造,老公也二话不说,让他来店里帮手。当时,工作没处找,儿子虽然不愿意,但也一时间别无他法。况且老公开出二千五的月薪,儿子即刻答应。一年多下来,儿子也逐渐掌握煮面的基本技巧。当然,这个与正式出师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做咖啡店这一行要求的是真功夫,一点都不得马虎。

然而,从父辈承继下来的家业,我们必须守住,这就是我们的使命。我走向店门口,正打算把百叶铁门推开,老公也跟在我后面帮忙推门,并且扣上锁扣固定。我跟老公对视,浅笑一下,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今天的第一对顾客是一对父女,我认得他们。女儿在附近的补习班上早课,父亲送她上课后会到附近的巴刹去买菜,一小时半后,他们就会提着大包小包的菜和肉,从我们店前再次经过回家。每天看着在店前穿梭和进店就餐的人群,有些熟络,有些陌生,但这都不影响我去了解他们。不忙的时候,我会跟熟客多聊几句。这些谈话的内容都会成为我与丈夫晚上睡前的谈资。

身为咖啡店老板娘,一天就是这样简单平凡。忙碌不缺快乐,承传带着热忱。

我喜欢我现在的生活。

Photo by Alfred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我一直都在努力折叠往生莲花,每一片花瓣都承载着我对已故至亲的思念。每逢初一、十五时,往生莲花都会随着金银纸一起焚化,烟熏袅袅,仿佛就在向上天传递我偷偷放在花芯里的心声。那时那刻,我不再是一个理性的大人,而如同小男孩般,希望天堂会有WiFi,能够让对方接收我的讯息,也希望天堂会有信箱,能够让对方收到我的祝福。一 芊函
以爱之名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