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不放弃之道@加德满都

by MingYan Yap

张美莉

因刚好的机缘,我和好友走进了明就仁波切 (Yongey Mingyur Rinpoche)在尼泊尔加德满都的道场,参与了自2015年地震重建工程后,在德噶光明寺(Osel Ling Monastery)首次举办的课程。四天的课程由 Mingyur Rinpoche 亲授。

Mingyur Rinpoche 的著作《世界上最快乐的人》谈的是禅修空性。2008年书本出版时,我就买了。读了一次,没有读懂。2020年重读,发现自己可以慢慢领悟一些。后来,我不时重读,不时提醒自己 —— “空性,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指一种能让任何事物显现、改变或消失的无限可能性。”

人生充满着许多不同的可能性。

疫情期间,我上了数个Rinpoche 的线上课程。现在在我的案头上,放了十几本我会不断重读的书。其中大约十本,都是 Rinpoche 的著作。

《请练习,好吗?》, Rinpoche每天都在提醒着我。

2020年疫情期间,我受朋友之讬,到医院探访一位朋友的朋友。她一个人在新加坡生活,刚动了手术,需要一些协助。过后我多次陪伴她到医院复诊和检查,我们从陌生人成为了朋友。

后来,她送了一串念珠给我,我才知道原来在2019年,她在机缘成熟下去了尼泊尔参加了禅修课程。

“是跟哪一位 Rinpoche学习?”

“Mingyur Rinpoche。当时我特地多买了几串念珠请 Rinpoche 加持,打算送给有缘人。妳和我有缘。妳和 Rinpoche 有缘。”

我会意地笑了。缘份,就是这么一回事。

德噶光明寺坐落在一个山头上。有时云雾缭绕,有时雾霾笼罩。登高远望,可以看到加德满都密密麻麻的城市全景。四天的课程,看着原来只出现在电脑前的 Rinpoche 就在眼前说法,感觉不真实。每天课程结束后从大殿出来,看着山脚下像是以乐高积木砌出来的加德满都,感觉更加不真实。

我在梦中,愿我认出这都是梦。

因刚好的机缘,我和好友走近了生死导引的解脱门口,听六中阴(Six Bardos)的教导。

此身中阴
禅修中阴
睡梦中阴
临终中阴
法性中阴
投身中阴

Rinpoche 开示,
说觉知、慈悲和智慧。
说无常。
说空性。
说放下。
说自性明光心。
说净土四因。

来自亚洲各地约750位学生及义工有缘闻法,一起修持在开放的觉知中;一起修持阿弥陀佛净土法门;一起修持“复习”死亡的过程;一起修持“排练”五大元素地水火风空的消融;一起修持“预演”可能得到证悟的时刻。

安住在开放的觉知中。我的中阴时刻,我会认出来吗?

超越轮迴的习气,是我一辈子的功课,也是祈请。

因刚好的机缘,我和好友走进了加德满都历史的轨迹,看曾经辉煌的朝代留下的大量历史资粮。

12至14世纪,尼泊尔隶属马拉王朝。15至18世纪,马拉王朝分裂为三个独立的王国,分别是Kathmandu、Patan 和 Bhaktapur。这三个王国的Durbar Square皇宫广场,保留的皇宫和庙宇古迹建筑群,都被联合国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古色古香的尼泊尔式建筑,看到的是精雕细琢的神像、柱廊和门窗框雕刻。充满活力充满张力的印度教寺庙,听到的是印度教三大主神梵天(Brahma)、毗湿奴(Vishnu)与湿婆(Shiva)的神力和信仰。

Patan 皇宫广场原称 “Lalitpur”,意涵艺术之城。古迹建筑群比我在2019年去过的 Kathmandu 皇宫广场更多。

Bhaktapur 皇宫广场更是令人惊艳。这个位于加德满都14公里外的古城,让人彷彿置身于曾经的昌盛与繁华之中,是尼泊尔保存最完好的古城。

露天博物馆之称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

55窗宫是有55扇黑漆檀香木雕花窗的旧王宫。
高达30米的五层方塔庙(Nyathapola Temple)是标志性建筑物。
隐身在巷弄间的木雕孔雀窗有尼泊尔的蒙娜丽莎之称。

Bhaktapur共有四大区域,分别是皇宫广场、Taumadhi Tole、Tachupal Tole 和 陶器广场。

黄金门。大铜钟。神像。庙宇。
我们彷彿走在中古世纪和印度教神话中,感受着神秘。

我们在五层方塔庙对面的顶楼餐厅吃午餐,看着石阶上守护着塔庙的大力士Jai 和 Pratap、大象、狮子、狮鹫兽(Sārdūlas) 与密宗母狮和母虎神 Simhanī 和 Vyāghranī。

非常非常喜欢。

如果有机缘重回加德满都,Bhaktapur 皇宫广场是我口袋名单中的第一名。

因刚好的机缘,我和好友走进了一个又一个的圣地,在平行时空与大师或圣人相遇。

导游介绍,加德满都有很多印度教和佛教信徒朝圣的圣地。其中有信徒发愿一天内或连续三天朝圣满愿塔(Bouddhanath Stupa)、猴庙(Swayambhunath Stupa)和 舍身崖佛塔(Namobuddha )。

我们原来安排了三天旅游的行程。第一天和第二天两个人的小旅行,分别去了Bouddhanath Stupa和 Namobuddha。第三天参加的团体朝圣团,原来并没有包括Swayambhunath Stupa。后来应其他团员要求,导游特地加了Swayambhunath Stupa,意外让我们圆满了连续三天的Bouddhanath Stupa、Swayambhunath Stupa 和 Namobuddha 的朝圣。

Bouddhanath Stupa 满愿塔是世界最大的圆佛塔。大佛塔的白色巨大穹形象征着宽大为怀。穹形上方有金色的方形尖塔,四面都画有巨大的佛眼。

两只半闭的眼睛,被称为金刚视(梵语:Vajradrsti),象征无上的智慧。眉心中有一个螺旋圈,代表 urna ,是佛教中伟人的三十二特征之一。也有一说,那是第三只眼睛,也象征慧眼参透世情。佛眼下方的鼻子以“?”形状呈现,是尼泊尔数字的“1”,象征万物归一,众生一律平等。

如果从上空俯瞰, 满愿塔的平面图是一个藏传佛教徒冥想图案——曼陀罗。

我们在满愿塔对面的顶楼餐厅吃午餐,看信徒顺时针方向绕塔,祈福转动经轮。

传说加德满都原来是一座湖。湖中心小岛上开着一朵莲花,散发出火光。虽然交通不便,这个神圣的地方却吸引许多朝圣者慕名前来朝拜。文殊菩萨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参拜,菩萨心肠感念交通不便不利于朝圣者,便劈开了山脉,让湖水排出,形成加德满都谷地。据说,神圣火光的所在地,就在 Swayambhunath Stupa 。2019年,我曾经来过这里。 Swayambhunath Stupa 因为有很多猴子,因而又名为猴庙。

我再一次来到Swayambhunath Stupa,看着佛塔一对对充满智慧并悲悯的佛眼,注视着人间的有情众生。

舍身崖佛塔是佛陀的其中一个前世,摩诃萨埵王子以身饲虎的地方,是象征圆满布施波罗蜜的圣地。

莲花生大师Guru Rinpoche Padmasambhava 是藏密的开山祖师,是伟大的成就者。在藏民心中,莲花生大师被视为佛陀一般的存在。我们来到 Pharping,有幸参拜了Yanglesho 山洞 和Asura 山洞,莲花生大师闭关和证悟的山洞。

点灯。祈福。
我的祝福中,有你。

因刚好的机缘,我和好友走进了一个又一个的寺庙,顶礼佛菩萨。

Shree Boudha and Melamchi Ghyang Guthi
Thrangu Tashi Monastery
Anandadi Lokeshwor Temple
Vajrayogini Temple

刚好参与了Thrangu Tashi Monastery 百多位喇嘛一起的晨读经文念诵。

满满的祝福里,都有你。

因刚好的机缘,我和好友走进Swayambhunath Stupa 和阿弥陀佛公园 Amideva Buddha Park 之间一条长长的经轮路,为自己、为你、为一切有情祈福。

这是一个西藏朝圣者常去的地方,有很多的经轮阁。起了个大早,我们加入了藏人的行列,走在一条长长的经轮路上,也进入一个个有着巨大经轮的经轮阁,转经轮祈福。

我在心中,默念着你的名字。

阿弥陀佛公园供奉这三尊巨大的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和莲花生大师佛像。据说,那是尼泊尔最大的佛像。

参拜那天刚好是农历六月十九,观世音菩萨成道日。

“观音妈,我是妙田。Happy birthday!”

观世音。观自在。我在心里祈请着内在的自性。

因刚好的机缘,我和好友走近了文殊菩萨劈开山脉让湖水排出的湖口(Manjushru Gorge),感念着文殊菩萨的慈悲为怀。

我们在平行时空,与文殊菩萨相遇。

因刚好的机缘,我和好友走进了Nepal Women & Children Service Society ,看到二十几个纯真无邪的笑容。

出发到加德满都之前,我预先联络了几位好友,集合大家的心意,收集了英文故事书、文具、毛绒公仔和布袋。我也请导游帮忙联系 Nepal Women & Children Service Society 的负责人。

带了三箱书和两个登山包的物资,我们获得总负责人 Ms. Tripura Shrestha 和 Ms. Tara Pudasaini 的接待。两位腼腆的女孩笑着说“namaste”,送上用一片叶子包着的小花束。

Nepal Women & Children Service Society 在 2002 年成立,如今庇护二十六位十八岁以下的孩子,还有六位十八岁以上,在外租房上学的孩子。成立以来已经有超过六十位十八岁后成年的孩子离开儿童院,在外工作或学习,自力更生。儿童院也有孩子在得到善心人士的赞助下,到国外留学。此外,Nepal Women & Children Service Society 也给弱势的妇女,如遭遇家暴的,提供协助。

由于经费有限,中心位于狭窄的巷子里。电子地图的定位精确度不足,司机在狭窄的巷弄里绕了很久后才找到。当天刚好当地的 Lion’s Club 也前来捐赠物资。

谢谢大家的爱。

因刚好的机缘,我和好友走进了一间户外用品店,遇到了我 2019 健行Annapurna Poon Hill trek 徒步路线的响导。

有缘的人,总会再度遇上。

因刚好的机缘,我和好友走近了神圣的 Bagmati 河,在对岸看印度教徒的露天火葬祭奠。

在Bagmati 河畔的Pashupatinath Temple ,是加德满都最重要的湿婆Shiva庙宇,也有一个别称 ——- 烧尸庙。我们抵达那天刚好是星期一,也是祭祀朝拜Shiva的日子,信徒络绎不绝。

河畔有好几座石造露天火葬台。
我们看到以橘黄色的布覆盖的大体,在圣河进行最后的洗涤。
我们看到被家人亲友抬起的大体,在念诵中接受最后的祝福。
我们看到以原木搭的架子上焚烧的大体,化为烟火随风飘逝。
我们看到工作人员将灰烬推入圣河,让亡者回到最终的归宿。

死亡的时刻,也是了悟自心的时刻。

因刚好的机缘,我和好友走进一间间的庙宇、佛塔和洞穴,看五色经幡随风飘逸。

礼佛。供灯。绕塔。转经轮。

满满的祝福,迴向给你,迴向给一切有情。

死亡,是一场与心识的自性的约会。
愿你、愿我,都能够把觉知带入自己的每一个时刻,并认出生命中每一个中阴。

Featured Photo by Raimond Klavins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感恩祖先与生命,清明祭祖是中华文化最美好的传统。 认识自己,活出独一无二的人生。书写生命纪念册,赢取奖品。
清明 【昭示祖德,传承家风】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