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契约

by MingYan Yap

卢慧丽

这个世上有两种不能通过眼睛直视的东西,一种是太阳,第二种是成为堕落天使后的我,内心深处的欲望。

“咚……咚……咚……” 一阵阵轻柔的鼓声从远至近缓缓地传入我的耳中。

我微微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团团洁白色的棉花,好似汪洋轻轻泛起的涟漪,又似微微流动的山峰。今天的我又要吟唱三圣颂了,为了换回属于自己的身体,我必须这么做,毕竟我只是个冒牌货。

三圣颂是作为炽天使用来赞美神的圣经。

在这个不属于我的国度里,为了不破坏三界的平衡,我和人类的炽天使达成了契约。

是的,你没听错,那所谓人类的炽天使,原型是天界里神最高位的使者,我称它为娜尔兰。

或许是命运安排,又或许是平行世界的交错,我和娜尔兰这两种完全没有任何交集的生物,竟然会跨过维度,灵魂与身份进行互换,从此我便与红尘的世界渐行渐远。

要想回到凡间,我必须瞒过天界的神明,披着天使的皮囊装作熟悉地完成娜尔兰所嘱咐的任务,也就是身为炽天使的工作。

按照契约,我只需要每天吟唱三圣颂来歌颂神的大爱和监管三界的和平长达七七四十九天,我便能返回人间,夺回属于我原本的生活。只是在获得人权之前,我需要在返回人间当天进行最后的仪式,也就是日落之时在迪沙鲁的海边上,正对着日落跳终结之舞,以完成回归灵魂的仪式。

只可惜,我违约了。

在成为炽天使的日子里,我拥有近乎能与神对抗的能力和绝世的容颜,在这里我就是最高位的使者,还能环视三界见证不同层次的七情六欲,比起在人间饱受苦难与欲望的折磨,天界果然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世外桃源。

而到了第四十九天,我履行承诺完成了最后一天在天界作为使者的工作,随后便用翅膀包裹住了双眼。

三……二……一……

再次睁开双眼,刺眼的灯光刺入我的瞳孔,不对,这不是我所熟悉的房间。

“滴……滴……滴……”

我忘了,这已经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年代,这里是为我踏入阴间所准备的房间。

是啊,我竟然已经步入耄耋之年,我终究还是错过了属于我的人生,将死之人身后却无人问津,凭什么篡改我的故事?红尘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都与我无缘,留给我的只剩下缘尽。过去曾憧憬的诗和远方,我已没有能力再去追寻年少时的步伐了,心中的大爱早已腐朽不堪,由爱生恨只不过是在一念之间,反正我已一无所有。

“娜女士,我们医院已经替您安排好了今天下午一点出院,待会儿用过午餐您就可以收拾准备出院了。” 护士拉开我的隔帘,对我说道。

“娜女士……”

对了,灵魂回归的仪式还没完成,我还不是属于我身体的主人。如果未来留给我的只剩下老弱病残的躯壳,余生只能喘着粗气、苟延残喘地活着,那么我宁愿抛弃这个世界。

“你不能违约。”

心中浮现的声音让我顿时想起违约的代价,或许是还残留在我身体里的娜尔兰在警告着我,又或许是我那仅存的良知在与内心的欲望进行搏斗。

可是,那又如何?天界的一天等于人间的一年,既然娜尔兰夺走了属于我的时间,它肯定也预料到要付出代价,那么我又为何不能占有它的能力与地位,去满足我内心的欲望?

我最终还是没有完成灵魂回归的仪式。人生短暂地可怜,来不及欣赏烟火绽放的绚丽,转身就要面对尘埃落下的孤寂。我应该换一种身份去弥补我所失去的,我想。但不要是人类,毕竟那个生物脆弱得很,且自以为是。

我想取代娜尔兰。

火焰开始灼烧我每一寸的肌肤,炙热所带来的痛苦是由内而外的,仿佛是要将我深处的欲念烧毁。我后悔了,这就是代价吗?我的呐喊阻止不了这份痛苦。

如果说欲望是恶魔的化身,那么我就是七宗罪里愤怒和贪婪的化身,被天界驱逐出境沦为堕落天使也是我最终的归宿。原来比堕落还要痛苦的是,每天饱受欲念所带来的折磨,不断地摧残着自己,看着自己逐渐失去的人性和越发狰狞的容貌,却再也无法得到解脱了。

天使的契约,是促使我成为堕落天使的魔鬼,还是说,我本就是那个魔鬼?

Photo by Gaston Roulstone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我们诚邀各位同学及老师们,一起来分享校园里的各种故事,展示校园生活的多姿多彩。 文章一经采用,作者将获得RM50稿酬。
校园故事(长期征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