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堪忧

by MingYan Yap

丘国勇

我总是想找许多方法去增加那薄弱的资产,毕竟我们都着眼于最为迫切的问题。就好像宿便在敲门了,我总不能悠闲地品茶读《自私的基因》。由于拥有一个低薪的工作,加上来自同侪的压力,使我无时无刻都在思考赚钱这个俗气又令人着迷的问题。

增加资产不外乎开源节流,当是双管齐下。

在大千世界,开源的方式五花八门,而最快的可能就是投资了。也许许多人会说做兼职,低风险、稳定拿钱。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可我是一位投机取巧又懒惰的人,而我的座右铭加强了这个观点,即:如果我能将兼职的时间用在学习投资上,那么拥有更多的投资技巧,就能赚更多的钱。

不巧的是,当我在微凉的夜色里,手拿一杯冰冷的咖啡牛奶,四肢百骸都在放松,这时应该来个舒服的影片缓解过于压抑的生活。虽然这么做违背了我的座右铭,但试问在这个场景里,又有多少人能挺起钢铁般的意志努力学习,齐全笔记,以虚拟投资网站模拟实战。肯定是有的,不过不是我。

我踏进投资的世界是为了赚钱,却没想到是失足妇女掉入了歧途,永无翻身之地。一开始绿色的数目闪亮,我频频打开应用软件检查。那叫一个心花怒放,眉眼里藏着笑容,所谓见钱眼开,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

然而,现实总是事与愿违。美联储加息、中东战争爆发、中国经济疲软等等,鲜艳欲滴的红色不断涌现,我的心也像数字一样淌着血。股市刚开始下跌,我认为这只是正常回调,无需惊慌失措。股价继续下探,此时是庄家在通过假突破设计散户,需要稳住内心的波澜。直到股价已经跌破支撑,自由落体之时,我躲在被窝里,不敢去碰手机。

一个乌云笼罩的阴天,我正要为易通卡充值,却连番不通过。仔细一看,原来是银行额度不足。不是吧,我只是充十块啊,看了一下两张银行卡各剩六块,我把五块转进另一张卡,通过了。看着剩下的两块,我的脑袋像是被强光灯照了一下。当天晚上,我泡了蛋白粉当作晚餐。

万幸的是,隔天就发薪水了,午餐也有了着落。我第一次为有口饭吃而心怀感恩,充满希望。

在节流这方面,我倒是挺有一套,朋友都说我孤寒。确切来说,不仅是朋友,而是我周围的人,只不过他们没说出来。每次出去吃超过单价三十块的餐厅,比如烧烤和火锅,我就开始找借口:哎呀我不喜欢吃烧烤、哎呀火锅没有营养的、哎呀鸡饭也很好吃。由此得出,我和周围的人关系恰如君子之交淡如水。

我曾经有个重点于缩减花费的饮食计划,即每餐花相等或低于新币五块,这导致我的选择非常有限。我站在抉择的十字路口,左边是杂菜饭,种类繁多,价格实惠;右边是鸡饭,油香滑亮,价格中等。选择比努力更重要,想到我需要蔬菜帮助排便,便毅然投入杂菜饭的怀抱,目光余角瞥见主打健康的甜点小店。这该死的回眸一望,各种红豆绿豆椰水对身体的好处一一浮现。回家的路上,清甜的新币三块半椰水滋润了湿暑,钱包也有点消瘦。在这个物价高涨的背景下,我的饮食计划彻底溃败,苦撑三个月后就放弃了。我义正言辞地批评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极端省钱法,人还是需要足够的营养以及热量以便能提供身体所需,为表诚意,先来一顿麻辣香锅,以正视听。

这不得不提及我的爱情史,即一望无际的空白。这二十八年里,完全没有爱情的滋润,干枯的灵魂已经上升到无欲无求的层次。没有女朋友的原因看来相当明显。排除路人的外表及排骨般的身材,能看上我不怎么有趣的灵魂应该也不多了。就算能穿过层层重围,看到我这么吝啬又小气的花钱方式,也只能为爱情的棺材打上最后一根铁钉。我并不是对爱情失去信心,只是无法为爱情承担再多的花费。

列宁的一句话非常传神: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侏儒。一百年前的话语,放到现今依然与我契合。人穷志不穷,我依然会寻找轻松的致富之道。它们或许潜藏在某个角落,等待着我。

这看来是个体面的追求。君子求财,取之有道。在达到目标之前,我们永远不知道答案。有些时候,超速的生活步伐或许已让我们超越了目标,而人追求的上限却也不断地提高。这就是所有人需要面对的问题:无尽的欲望。

我努力节流,却在开源这方面滑铁卢。驱使这些逐利行为背后的主要心理因素,并不是生活上的匮乏,而是欲望的漩涡。现代的经济主义世界,以美好生活品质为幌子,锅里端出来的是多余的消费,支撑着日益膨胀的胃口。

目光所及是未能得到的声色犬马,从未正眼直视手上的糟糠。

Photo by Mathieu Stern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我是谁?看似简单的问题。 世上从来不曾有人的一生開始就是完美的,但活出属于独一无二的人生路上,一定是先从认识自己开始。
我是谁?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