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以后的过年

by MingYan Yap

王昌隆

前段日子,我与太太聊起关于过年的事情。太太告诉我,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总是听到很多大人说不喜欢过年。我问,为什么?她说,要花的钱很多,尤其是在这个经济通膨的时候。

记得小时候,很期待过年,总是在接近农历新年的前一个月,就开始在倒数。因为可以收到红包,可以见到许久未见的亲戚,可以肆无忌惮地吃肉干,喝平时就很少喝的汽水和饮料,还可以吃连续几天的大餐。

我的家乡是个小小的华人新村,每到新年时分,大街小巷总是非常热闹。路边都停满了游子的车,家家户户都大声地播着贺岁歌曲,也会看到许多人家在制作传统年饼。当时还小,总是会带着弟弟,跟朋友一起骑着脚踏车,满新村跑。小时候的过年,总是期待又快乐。

渐渐地,长大以后,当我也到外地念书,甚至工作,一样期待过年,那时可以和许久未见的朋友相聚,可以与家人团聚。但我发现,年味少了。我们这一代人,大部分都往外地生活,只要家里的老人家还在,我们就会回来。当家里的老人家,一个个都不在了,自然而然地,就渐渐不回来了。村子的人数一年比一年少,每一年的农历新年,也渐渐不再那么热闹了。

我刚成家只有半年,而我也是将近四十岁的大叔,许多的热情和期待,早已被现实生活的压力,渐渐地消磨殆尽。做着摄影生意的我,每天都在烦恼案子的销售,烦恼着收入的问题。对于过节,早已没有童年的期待与兴奋。

虽然面临着生活的考验,但不该没了积极乐观的心态。我尝试换个角度去看待,我发现父母虽然不富裕,但他们依然让我们拥有过开心的新年。外婆依然引颈期盼着过年,期盼过年的时候,子子孙孙齐聚一堂。生活虽然越来越困难,但看着他们为了迎接新年而忙碌的身影,心里还是觉得很温暖。

庆祝农历新年是华人的传统美德。长大成人后,过年不再是图个热闹,而是看重亲情的团聚。曾经,我跟随一家公司去到养老院拍摄,他们带上许多物资,也顺便向养老院的老人们半年。我不清楚他们的背景,不清楚他们是被孩子们抛弃,抑或是一直单身没有家庭的老人。但我看到,当他们感受到被关心,甚至短短的陪伴与交谈,从他们脸上露出,应该是消失已久的笑容,觉得有点鼻酸,同时也感受到一丝丝的温暖。

虽然我们需要为了生活而奔波,但只要我们的家人还健在,家里的老人家还健在,有时间的话,希望能够尽量给予陪伴。不只是新年团聚,拍拍照上传社交媒体而已。小时候,我们收到的温暖,长大后,也尽量地回报温暖。

Featured Photo by Galen Crout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红蜻蜓出版社的“小说房”系列新作品《仇絲》——这是一个用马来西亚人的日常语言写的关于一个马来西亚人复仇的故事。 现已在书满季平台上架,电子版《仇絲》只需RM15.90,3个月内无限次阅读。
红蜻蜓“小说房”系列《仇絲》于书满季上架!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