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八的地铁

by MingYan Yap

肆宫

前阵子去了一趟吉隆坡。我在那里参加了一场由本地大学举办,到某知名产业参观学习的活动。表亲在活动开始前的几天提议让我与他一起搭地铁。深怕当天的自己会过于慌乱,我欣喜接受了这个建议。我本就是一个对于陌生事物比较抗拒的人,虽不会抵制,但倘若能够做好充足准备应对的话,那自然更好。

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我拉着表亲将搭地铁的事宜从头到尾询问了一遍:我该在哪一站上车?我大概什么时候要在那里等候?下车后我又该做些什么?如刘姥姥进大观园般,在多次确认后我才得以放下心来。

踏上地铁的那一刻,心里不自觉感叹道:原来这是所谓的早八。每一节车厢都挤满了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蓄势待发之势。有背着书包的学生,有提着行李箱的赶路人,也有身着工作服前往工作地点的人们。每个人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没有任何交流。也对,彼此之间本就是陌生人,也应该不会有人向拖着疲惫神情的人们搭讪。

由于我要去的地方离出发点较远,表亲也因为目的地不相同,所以在中途分别了,因此会是一段略显无趣的车程。我坐在比较靠边的位置上,盯着地铁在每一站送走了不同的人,又迎接了更多的人。不知怎的,我想尝试将每一个乘客的样子都记下来。或许是无聊,或许是想留个念想。万一在某个角落里又再次看见那一张熟悉的脸,心里可能多少也会得到一些安慰吧?

人来人往,我不禁好奇,如果我是大人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做出如此的举动呢?是不是成为了大人,就不会再有心思去搭理这一些无趣的事物?是不是我成为了熟悉这一切的大人,就不会对每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感觉不舍?这么想来,大人还真是无情啊。

地铁上传来即将到站的广播,我理了理自己,试图将自己的形态倒回还未挤入人群之前。跟随大队离开车厢的那一刻,繁忙的脚步声瞬间填满了整个地铁站。每个人朝着终点大步走去,朝着那日复一日的目的地走去。当我回过神时,地铁早已开向了下一站,与刚刚的乘客们背道而驰。总是与自己想要的事物成为敌人,也算是成为大人的一环吧?

午后,我也搭上了通往回家之路的地铁。地铁上依然有透过窗户挥洒进来的阳光。但同早八的阳光不一样,现在的光是柔和的,是舒服的。地铁上的乘客稀稀疏疏,车厢里不再像早上那般拥挤,坐着的是刚放学的学生、出来买菜的婆婆。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聊着家常,谈着风生。温馨之感弥漫在这一节节车厢当中,空气里多了一股“苦尽甘来”之味。它们似乎在为每一个努力的人们轻轻说一声:“加油,今天也辛苦了。”我想,这是只有早八人们才能够体会的快乐吧。

我曾在书上看过类似这样的一句话:“每一个搭上早八地铁的人都会梦想摆脱这个地方”。在城市里拼搏努力,为的是三餐温饱,为的是达成理想,每个大人都有自己的言不由衷。我似乎明白了每一个大人都在追求的事物,又似乎不太想成为有这种追求的大人。我理解在城市里开车的魅力,可以不用在人群中你挤我推,可以不用为了错过地铁而懊恼,也可以更加随心所欲。一整天的心情不用被不懂礼貌的乘客,或是没有准时到站的地铁所左右。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步调来,应该比我原想的还要更加有吸引力。

但对于还未成为大人的我来说,搭地铁仍是一件有趣的事。在这里似乎可以更直观地感受到大人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而我也有兴趣一睹这样的氛围。后来,我连着两天在同样的时间搭上了早八的地铁。我还可以清楚感受到在地铁上看见昨日无意一督之人时的喜悦感。在这一天的车程里,我不曾拿出手机,决定再次好好看看即将与我分别的陌生人们。或许再也不见,或许也永远没有机会认识彼此,但我还是想好好珍惜这一个个得来不易的缘分。

看来我也还是一个没什么好操心的青少年,所以才会有这样的闲情雅致。也许有人以为我是变态还说不定?但无论是变态也好,是青少年也好,只要下一次与地铁上的陌生人打照面时,我不是搭上早八地铁的其中一个大人就好。

Photo by Alexander Schimmeck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我一直都在努力折叠往生莲花,每一片花瓣都承载着我对已故至亲的思念。每逢初一、十五时,往生莲花都会随着金银纸一起焚化,烟熏袅袅,仿佛就在向上天传递我偷偷放在花芯里的心声。那时那刻,我不再是一个理性的大人,而如同小男孩般,希望天堂会有WiFi,能够让对方接收我的讯息,也希望天堂会有信箱,能够让对方收到我的祝福。一 芊函
以爱之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