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看我的眼

by MingYan Yap

何回

交际时,你们看我的眼,是一种基本的礼仪表现。同理地,我也应该礼貌地、自然地、真挚地、诚恳地看着你们的眼。对大多数的人而言,眼神的对视,不管是在职场上,或是亲友间的交谈时,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然而,当我试着与你们对视时,那一双双你们看我的眼,像是一支支没有回头的离弦箭,径直地往我飞来。我的双眼像是长了腿的箭靶,拼命地左闪右避。

这场叫做社交的游戏,它的游戏规则可不允许我的视线到处乱窜。飞箭就算可怕,我也必须把长了腿的靶给放回原地,可是长了腿的靶哪里还会乖乖地听话?于是,滑稽的一幕幕,不停地在发生。你们会发现,原本好好地看着你们的我的眼,下一秒却毫无理由地望向了左边,或右边,或上面,或下面,几秒后又莫名其妙地恢复对视的状态。然而,对视又熬不过几秒,我的眼又脱离了你们的视线,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又重复地做着荒唐的举动。

我不奢望你们对我能有所体谅,毕竟不管是大众、师长或各式各样的心理书籍,大家都很有信心地说,对视的恐惧是可以被克服的。既然是可以克服的事,我还有什么理由渴求同情与原谅呢?所以,在清楚知道自己回避眼神是不礼貌的情况下,我也尝试做出改变。

其中一个我觉得最有效的方式,与其强迫自己直勾勾地看着你们的眼,把我的视线固定在印堂或额头上,也能营造出我与你们对视的假象。这一招我在面试时总是屡试不爽,不失礼貌之余亦能表现出一个专业且不怯场的形象。然而,我惊奇地发现,再怎么害怕与你们对视,我还是渴望你们的注视,总是会经不起想要确认你们看我的眼的冲动。当然,每一次的眼神接触,每一次不经意地与你们看我的眼对视,我又变回那个总是在射箭场上,一直拼命地把逃跑的靶捉住,并滑稽地把它们放回原地的小丑。

有人说,人是群居动物。群居所以不希望落单,不希望落单所以渴望别人的认同与注视。内向的人,不一定是喜欢独处,他们只不过是不善于交际。躲避你们看我的眼的这一陋习,对我的日常生活,有任何不良的影响吗?我想,除了偶尔会让你们觉得我有些奇怪别扭,我平凡的生活丝毫没遭到任何实质性的打击。

可是,换个角度,如果你们在与我交谈时,没有正面地看着我,那我又会有怎样的感受呢?我会感到不受重视吗?我会觉得无礼吗?眼神交流最基本的作用,不就是为了让对方感到被尊重吗?不就是为了要表现谈话的注意力与投入程度吗?如果我不敢直视你们看我的眼,在你们觉得我是个怪人之前,首当其冲的或许是对我的愤怒与责问。

你们看我的眼,可能是一种习惯,或是一种有礼的举动,或是一种再自然不过的反应。然而,你们看我的眼,不管是黑瞳或黄睛,有戴或没戴眼镜,都让我有种被恐惧力量死死缠住的感觉。人生中要克服的挑战很多,而对于不善交际的我,你们可能想不通,为什么看着你们眼睛说话这种简单的举动,却是我的一大障碍。

不敢直视你们看我的眼,或许是我自卑的心理缺陷。究竟我怕的是你们看我的眼所带来的恐惧,还是被你们通过直视我的眼睛而把我看透的不安?

Photo by bady abbas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我学到了做自己喜欢的事,不是为了别人的赞美,不是为了利益,而是很纯粹地想让自己快乐,让生活充满色彩。一 林筱彤
小黄鹂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