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薪日

by MingYan Yap

蛤蜊

劳动节前夕,我拿到了大学毕业后进入职场的第一份薪水,虽然之前也当过实习生、兼职,或者靠写稿和主持赚过不少外快,但切身感受到全职打工人对发薪日的期待和查收薪水是否过帐时的兴奋感,还真是头一回。

看着银行账户的余额变化,我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分享欲,立马给在家乡的爸妈发信息:今天发薪水了,我第一次赚到那么多钱,很开心!哈哈!然后,暗地里张罗着在来临的双亲节要带他们去哪里吃喝玩乐,悄悄送上不太贵但他们平时总是买不下手的智能吸尘机。

正是那一刻,我才突然意识到我当下的幸福、快乐和满足,其实并不源于获得一笔数目可观的酬劳或付出有了回报,而是雀跃于自己终于拥有能对身边人或自己“再好一点”的能力和底气。这也让我重新反思工作的目的和意义。

记得某天,我犯错被主管指责,于是陷入无止境的自我怀疑与迷茫,临睡前忍不住问同期入职的室友她为什么工作。

“因为要维持生命啊。要活下去就得赚钱买粮食,就是那么简单。”她答。

于是,想起妈妈之前老和我重复的一句话:“你要懂得区分生存和生活,也要知道做这份工到底是为了生存还是生活……”

这个命题就这样一直在我脑海中浮现。

比起大学时期对一块八角的斤斤计较和抠门,初入职场的我似乎对金钱看得更轻、更松动了。至少,我再也不会因为晚餐吃贵了而懊悔不已,或者这个月多花了几十块钱而自责。我想,大概是因为钱是自己赚的,而少了所谓的罪恶感和愧疚吧。所以,
对我而言,工作是赖以生存的浮木,更是追求优质生活和实现自由的途径。

当有了固定收入,心里包袱少了,能够达成的事就自然多了。至少,现在的我可以放宽心地选自己想吃但比较贵的零食,可以顺手买几支冰棒和刚下班的室友分享,可以独立承担起自己的生活开销,或者不想太多地给街友捎去一些吃饭钱。但更重要的
是,我可以安逸、缓慢且自在地写诗。

“看你最近什么都没写,一定是忙著赚钱,都没有时间创作了。”发薪日那晚的小聚,朋友说。

我一时语塞,心里有种无以名状的羞愧感,像是个缴械投降被同伴识破后集体围剿的兵士。

“确实挺忙,但我没写不是因为忙着赚钱,只是不再逼自己创作了。我现在只写自己想写的作品,而不是去评估它会不会得文学奖,或者考虑编辑偏好和读者口味。既然追求绝对的自我、自由和畅快,写得少或者不获刊登很正常。如果靠着不喜欢的工作
把自己喜欢的诗养活,这感觉也挺好啊。”迟疑几秒后,我持续输出了一大段。

我想,不管是一心想把兴趣发展成职业的人,抑或是想靠工作来维系兴趣的人,大家努力逐梦的样子都同样可敬。

那之后,我总觉得工作的意义很弔诡,它似乎不断把人从现实世界往理想生活推进,又让人因为现实生活而不得不脱离理想世界。所以每当在职场中受挫或倍感压力时,我都会对自己说,如果要迎向诗和远方,就必须先熬过和跨越眼前的苟且,没有捷
径。工作,大抵就是这么回事吧。

为什么工作?作为初入职场的菜鸟新人,我会说,因为想得到工作以外的。

Photo by Avi Richards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我们诚邀各位同学及老师们,一起来分享校园里的各种故事,展示校园生活的多姿多彩。 文章一经采用,作者将获得RM50稿酬。
校园故事(长期征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