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生活一颗感恩的心

by kflai

张美莉

大门敞开着,我听到屋内传来念经声。
我们轻声呼叫,女主人立刻前来应门。我们表明身份,是隸属政府的志愿义工关爱乐龄大使(Silver Generation Ambassador ),特地来探访夫妇二人。
「对不起,我在念经。请进!请进!」女主人态度温和,面带微笑。我看了一下,信奉的是创价学会。
整洁的环境,客厅还躺着一个婴儿,看来十个月大左右。男主人也出来了,一瘸一拐,行动有点不便。我注意到,他的左脚有三只脚趾截肢了。应该是糖尿病。他的态度也和善,亲切地向我们打招呼。
话题自然地从婴儿说起。夫妻俩一人一句,一唱一和,说的居然是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
先说家庭成员。家里现在住着夫妻俩老、小女儿和大女儿的三个孩子,分別一、三、五岁。我们看到的,就是大女儿最小的孩子。
「我们的两位女儿都很听话。很孝顺。很照顾我们。」
不幸的是,大女儿去年怀第三胎时,突然早产。生产后身体状况连连,才被诊断出罹患血癌!事发突然情况非常严重,她在加护病房住了十四天后,就往生了。
「她被送入加护病房后,我们每天都担心难过、焦虑不安。完全六神无主。」
「后来情况恶化。我的女婿抱着宝宝,让女儿看看她从未看过的孩子。其实生产后,她一直都处在昏迷中。女婿握着宝宝的手,摸了摸女儿的头。她的眼睛动了动,就走了。」
两位长者眼中,带着一丝丝的难过,语气略显心酸,却没有过度歇斯底里的悲伤。
现在女婿每天放工后都回到他们的家用餐,看看孩子。偶尔,也会带两个稍大的孩子回家过夜。「他一个月赚三千多,给我们一千块看孙子。他的生活也不容易。」
语气尽显不舍。
谈谈健康。
先生有高血糖高血压高胆固醇,而且还需要洗肾。太太相对健康,可是有骨骼疏松症。
我在心中盘算著,他们在经济上一定需要协助。
不幸中之大幸是,后来我们瞭解到,幸好先生成功申请到保健基金 (Medifund full assistance)。 那是协助需要照顾的低收入国人的医院储备金。基本上,他不需要担心医药费。可是洗肾的费用不菲。幸好,他也申请到 NKF 全国肾脏基金会的部分资助。同时,因为行动不便,他也得到每个月一百七十元的德士辅助。
「每星期需要去洗肾三次,一百七十块其实不够每趟都搭德士。我不累时就尽量搭巴士。」
我问说,「您还需要什么协助吗?家中安装了亲乐龄设施吗?亲乐龄设施包括在屋内增设扶手、为浴室的地砖进行防滑处理和在住家内外建设斜坡道。」
「如果您需要购买拐杖等辅助器具,我们也可以协助您申请护联中心 (Agency for Intergrated Care)援助计划下,乐龄助行基金高达九十巴仙的津贴。」
先生说,「我们已经得到很多帮助了。自己有能力做到的,我们自己先想想办法。还有其他更可怜的人。」
太太也点头附和。
他们经历的,不只是女儿骤逝的打击、病痛的折磨和经济上的压力,还要照顾三个嗷嗷待哺的孙子。日子,还非常的漫长。夫妇两老的日子,每天在念经声中,感恩的过。
临走前,我抱起宝宝。她精灵的双眼眨呀眨。「可恩」,为了感恩妈妈而取的名字。
我只能说,对于他们的生活态度,我充满着钦佩,也给予他们一家人最深切的祝福。
* Photo by Muhd Asyraaf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信任的力量很大,只要愿意相信,幸福一定会慢慢靠近。一 芳其
双生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