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

by kflai

Jack Chang

如果,知道无法回航,
你 还会让我出海吗?
如果,知道你一去不返,
我 不会让你离开。

多年以前,到北马某小镇访友。

友人驱车载我到一个很远的地方,一个靠近边界,很小很小,不知名的渔村。

穿过泥泞的,铺着木板的渔村小路,来到一间木板屋。

这是一家住宅式的理发店,狭窄的客厅里,理发座椅就放在客厅中央。

欢迎与我们分享,人与人之间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 文章一旦获选,即可获得不少于RM50的稿酬。
最遥远的距离 ≫

理发师是一位年纪与我们相若的少妇,等着友人理发期间,一位约十三四岁的少女从屋子后方走出来,少妇对着她嘀咕了几句,少女没有回应,骑上门口的摩多轰隆一声扬长而去。

理完发,步出屋子后,友人对我说这里理发是全马最便宜的,才两块半。

我问,就因为那两块半,所以舟车烦劳来这里?

友人沉默了一会才回答说,少妇是他中学的同学,丈夫是一位渔夫,很多年前的某一天,出海捕鱼后就没有回来,海警搜索了大半个海域,别说人影,连渔船也找不到。

刚才那位女孩,是她的女儿,丈夫出事的时候还是婴儿,丈夫出事后,少妇独自带大孩子,跑来这里理发,也是让她有点生意。

回程的路上,心情有点沉重。

遗憾,真的无法选择,所以,才叫着遗憾吧。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