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居简出的日子

by kflai

纪忠孝

新冠肺炎病毒的疫情战报是日趨惨烈的。 它所引起的诸多工業停頓,失业倒闭与精神问題等,如今巳成为急待解决的世界级功课。

其实,人类在近百年间的工业化进展与竞争底下, 早巳形成各国努力追求的各种指数。但偶尔的經濟衰退有需要那么在乎嗎?毕竟,老天可能有意要让不可一世的人类暂息去反省与反思一下。

君不见重污染区之生态环境得以缓解,二氧化碳含量骤降,空气质量变好了, 威尼斯运河的水也变得清澈,不仅能看到鱼群、天鹅与海豚悠游,甚至可以看到水底的鱼苗。

这一辈子恐怕再也沒有这样罕见的机会去体验xx天再加xx天的限制令居家生活。我们还算是非常幸福的一代,不必经历国破家亡血腥战争外加大屠杀的悲痛,因此这点小苦根本不算什么。

首先,我们必须先学会安抚与安定自己的內心。世局纷扰之中,很多人已经无法正常分析判断网路上泛滥的負面新闻,以至于思想紊乱,成天被假消息带动得心神不宁。 扪心自问自己曾对国家社会大众贡献过什么,於是就请少发出一份哀叹,少一颗怨恨心,多一份自助助人的愿力,好好地照顧小孩、老人家与身边人吧。 我們必須以破斧沉舟的正面心态去看待与因应这场巨大的磨难。

局部在家辦公的我,对冠狀病毒国际排行榜以及中美相互攻坚虽已渐感麻木。惟,对于各地医護人员的牺牲性命和大爱奉献绝对仍是肃然起敬,无比感恩的。

而这xx天要如何以高附加价值的方式渡过,那就全靠个人的上进心态了。

以个人为例,除了在家做衛生清潔,整理陈年的文件收据等之外,我珍惜了千载难逢的机会,读完了在台湾大學時代所錯過的”青皮書”《未央歌》以及沈從文絕妙的散文集; 亦從”梨泰院”剧情金句中感悟出一份坚毅平实的決心。

生活步调从一天三百多则工作简讯減至近乎零的程度,我的思绪突然变得清晰明朗,终于有一丝空隙去想念一下已病逝的兄姐们; 得以慰问一番文庆老同学一家的安危; 得以就近送碗热腾腾的粥去同一个住宅区里的正埋头改卷子的红梅老师; 见证态度积极的太太为独居老姐买鱼菜奉送乾粮之温情举措; 她更趁机学做了馬鈴薯炒飯以及自製了不會輸給星巴克口味的咖啡; 练瑜伽则重新让我的身体变柔软了,心也跟着变柔软了。人家都笑說這xx天肯定会演变成痴肥样,我卻反其道而行,硬是把久違的腹肌线条稍微给找回来了,人也变精神了。

世界的快步节奏终于缓慢下耒,开始省视察觉到自己那周身因长年累月莽撞所饱受的伤痕,而我們疲惫巳久的心又何嚐沒有得到緩解呢。 在人类进化相互攻坚讨伐的背后,到底我们获得了什么,所谓的強权強国亦不堪一击,而且丑态百出,令人摇头生厌。

尽管如此,这次民间种种的真善美事蹟体现了大爱,他们用泪水教育启示了年青的下一代,大家可要去芜存菁汲取当中具有重要义意的养分,共同去为这一代谱写一段良好可歌可泣的壯烈历史。

无论身份地位的贵践,上至总统总裁,下至贩夫走足,狡猾无形的病毒均一视同仁,公平侵蚀,在你毫无防备之时。

從未料到深居简出,只要配合政府乖乖待在家里就能对防止疫情扩散做出貢献。限制令可能还会延长,要保持镇定与高度容忍可真是人生的一大考验。但是,明天还是要继续,请大家怀有留得青山在的信念。最坏的情况或许尚未浮现,大家可要挺住啊!

  • 转载自星洲日报
  • 配图:周鸿辉摄,疫情期间吧生老街市景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我是谁?看似简单的问题。 世上从来不曾有人的一生開始就是完美的,但活出属于独一无二的人生路上,一定是先从认识自己开始。
我是谁?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