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娅

by kflai

姚斌奕

流毒有流毒四方的缘由,
埋怨却无埋怨之正当性。
地球,在你我却步的目下,
终于修复了那抹褪色惨绿。
一二战早逝去,
敢问杀伤器可曾入库?
南北极渐消融,
敢问洪峰来时方舟何处?

宇宙膨胀宇宙坍缩,
既增既减、人难以干涉,
在陨石飞舞中,
木星老舅挺身护著母亲。

他说吾妹,盖娅,
请──多──珍──重!
纵使四十亿外甥们固执忤逆,
第四十亿零一个孩子会晓得感恩。

总归尘埃告別天空,
总归杀戮远离大陆。
总归生机重投密林,
总归清澈再临瀚海。

假若灵魂因此而孤寂,
且看破茧后所领悟的集体意识。

假若业障注定需缴偿,
切莫遗忘今朝惶恐与明日荒凉。

虫鸟悅鸣又鲸豚嬉戏,
新思维在复甦里瞧见因果。
这是大自然给予的叮咛,
也是凝视深渊律动的眼睛。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