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

by kflai

赖国芳

我在50岁出头时,把创建了17年的公司,以合并的方式转让给同行。在科技创业路上打拼了若干年,公司那时已颇有规模,然在谷歌脸书等巨头纷纷进驻流动数码营销领域后,已是劣势尽显,毫无招架之力。合并之后,少不得要降低成本,精简人事。在协商合并时,我曾尽力为旧员工争取转圜空间,此时手无实权,只待交接期满,便正式离职。

过渡期间,公司搬到一个较小的空间,鸡犬之声相闻。一日,两名旧部下讨论如何向英国上司汇报棘手问题,声音在耳中萦回环绕。我忽然爆出一句:I am happy this shit is not my problem anymore。大家爆笑,声中应有苦涩?我也趁机销清年假,到各地游荡。在泰国的街道上,一个念头很明确的闪过脑海: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是否已经过去?这句话,后来借由《新加坡沉没》小说中的主人翁说出。

当时果断放手,虽然难受,事后回首,却是正确。它让我不在负能量场域中滞留,干净清爽,重新出发。数年后,两个孩子踏入社会,我在经济上已无后顾之忧,身体健康良好。此时,距离耳顺还差两年,我对“放下”两字,有了更深的体会。

“放下”是告诉自己:世界、国家、社会、家族,已不是切身之事。我曾有机会进入权力中心、搞一次叱咤风云的上市、心狠手辣大干一场  –– 但是我没有。也许我少不更事、太不经意、未曾小心经营与把关者的关系 …..,总之机会出现时,我没掌握,不必怨天尤人。如今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江山代有才人出,这些事让他们去烦就好。镇日在茶室网络或客厅里指点江山,徒然招人讨厌。

放不下的,其实是自己,是心不甘,不肯,不愿,是无法接受这一生大概就这样了,必得找人来怨,从真假敌人开始,延伸到朋友,家人,最终众叛亲离 –– 这样的人,我亲眼目睹几个,时时告诫自己不要重蹈覆辙。

由于业务成长需要,隽咏传播计划聘请一或多位全职或兼职数码营销助理或经理,协助咨询客户的项目运作。
数码营销:项目执行助理及经理 ≫

放下后,却海阔天空了。山还是山,水还是水,可以自由的去爱、去拥抱、接纳。当然,必须继续学习的,是无休无止的舍弃。

Photo by Mayra Carreno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