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制岁月

by 谢智慧

蔡文涛

童养媳(Child Bride)是古代社会的一种习俗,就是由婆家养育女婴或幼女,待到成年正式成婚,在清代几乎成为普遍的现象。早期一些贫穷家庭无力扶养儿女,就把女儿买与或送给家境较好的家庭作为童养媳,这样男家多了一个帮助劳动的成员,而女家则减轻经济负担而一举两得。

我的母亲就是在这习俗下,在5岁时就被外公由马六甲送到我的祖家当童养媳,小小年纪必需学习挑水洗衣煮饭的日常家务以及养猪种菜的工作,在当时重男轻女的社会里没有机会到学校接受基本的教育,因此并不识字。

在十来岁时母亲必须跟随年长者到黄梨园工作及替人割胶帮补家庭收入,听母亲说在那段时期,在笆里工作时常面对各种毒蛇猛兽的威胁,也曾经历被马共武装份子拦截并目睹马共武装份子放火烧毁载送工人的啰哩。小小的年纪为了分担维持家里的柴米油盐不得不由早忙到晚,除了必须日晒雨淋外,有时肚饿时没有食物还经常以黄梨来充饥的辛酸日子,在那个年代的人普遍上都是这样的生活过来的。

在我1岁的时候在杂货店打工的父亲,为了改善家庭收入而几经艰辛才筹得百元顶下姑丈无意再经营的藤器店面生意,而开启了他一生的藤制品事业,我的成长过程的周围里也从此离不开这些藤制品。我从未看过父亲亲手编制过一个藤篮,也不知他能否编制出一个藤篮,因为父亲是个典型的生意人,不像许多传统匠人般,以个人熟练的工匠技术亲力亲为的为顾客服务,而是聘请员工代劳来经营这门生意。对于讲求技术性的编制工作在生意交替时并不能顺利的被过渡,初期的创业过程经历艰辛的摸索,听母亲说为了掌握编制的工作程序,也把各种藤篮顺序的逐步的拆开研究,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才克服困难,而藤业的生意也慢慢步上轨道。

70至80 年代随着国内经济逐渐发展,在建筑业,农业及渔业等领域,非常依赖藤制品作为作业的补助用具,因此市场需求量庞大必须依靠大量熟练的员工,许多村民当时都曾经参与藤业相关的工作, 当时在家里编制藤畚簊及藤篮在村里几乎随处可见,而在学校假期时许多十几岁的少男少女们也都会到藤厂学习编制藤篮,因此父亲的藤厂由当初的几名员工发展到六十多名员工的最辉煌时期,家庭经济也渐入佳境。

有了父母才有了我,才使我有机会在这五彩缤纷的世界里体味人情的冷暖,享受生活的快乐与幸福。一 张雯萱 📕《风不再,你还在》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

60年代位于新邦令金大街的源春藤业店面

90年代开始面对本地员工的短缺,不得不以印尼客工取代以继续工厂的生产,同时也面对塑料的替代产品挑战而严重打击到这行业的销量,昔日的辉煌也开始渐渐步入了夕阳的行列,虽然父亲于2016年过世了,但值得安慰的是这伴随着我成长的藤业直到今天依然逆流而上继续营运及存活着。

2018年在新邦令金狮子会的协助下,我自动自发的再奉献一幅无偿的壁画创作给家乡,也完成对家族藤业的一份情感的描述,我始终认为社区壁画必须描绘以在地人文相关的题材,国内以在地传统行业为题材的壁画作品多不胜数,画面构图大致上都是千篇一律的描绘匠人专注工作的一面,若缺乏对描绘题材对象的深入了解及体会,创作的过程中就将被局限着,作品的内容相对的显得较为平淡,无法铺陈出围绕在其生活中不为人知的一些故事及意义。这是我由牙牙学语至到长大成人的亲身经历及非常熟悉的题材,为了不同步一贯的画面,我回忆了成长过程中的许许多多的生活片段。

记得小学时期的我,总喜欢在一束一束堆积如山的原藤上爬高爬低的玩乐着,每当学校假期时,也会与年龄相若的村童们边玩边向师傅们学习编制藤篮,藤篮没编成就已经手指红肿遍体鳞伤了!之后虽然掌握了编制藤篮的程序与规律,碍于个子瘦小力度不足总不能编制出符合标准的藤篮。

工厂里设有宿舍供来自外州或外县的员工们住宿,当时就有一对外县员工由工作而交往并成家生子,都一直在工厂里工作过着日常的生活,夫妇俩在工作时就把孩子放在身旁的沙龙睡觉,稍大时就放在藤篮内。

这张70年代的旧照片让笔者得到启发,把构思不断重复的取舍进行模拟而创作了“编制岁月”壁画

由长辈们口中了解到那个年代工作机会不多生活困苦,大多数的父母为了讨生活,工作时不得不把年幼的小孩携带在身边照护,有者年幼时被父母带到胶园工作时放置在吊挂于树下的沙龙内,有者被从事渔业的父母放置在渔棚里的木箱内,无法想像长辈们口中所叙述的,曾经被野外动物如猴子和山猪骚扰的情景,相信这是许多中年以上的民众在孩提时,曾经所共同经历的生活体验。

记得父亲在经营藤业时,母亲必须每天天色尚未亮就摸黑出门到胶园割胶,在中午前又赶到“巴剎”买菜,回到家后又匆匆忙忙以木材起火为众多的员工及家人煮饭烧菜,清洗餐具碗筷后又必须到厂内工作,直到傍晚前又要准备晚餐,繁忙时还必须在黑夜中依靠小灯泡散发的微微橙黄光线下继续的工作,而年幼的自己也经常蹲着望着母亲工作,直到了夜幕低垂在昏暗中还是不停的编制藤畚簊的情景,母亲还不时的叮嘱我蚊子很多快回家去吧!笔者就把这印象非常深刻的一幕,移情转化为一幅具意义的画面情景,画面中母亲忙着编制藤畚簊以及坐在藤篮的小孩的构图,视线聚焦在被困于藤篮中的小孩,并刻意把背景配上深沉的色调,除了营造天色渐暗之外,也表现笼罩着沉重与无奈的氛围,深入刻画的小孩神情正望向外面或远方的眼神,仿佛是一种期待与渴望,希望能够逃离这小小的空间到外面的世界自由自在的走动玩乐,相信画中的大人何尝不是这样的想法,小孩困在狭小的空间里,大人何尝不是被困在生活的另一个大空间里,只是生活的百般无奈而必须面对现实而埋头苦干才能换得三餐温饱,画中被困藤篮内的小孩的情景也隐喻着在身旁忙着工作的母亲在社会旧习俗下的身不由己。这是我尝试把画面构思落在表达细腻的人物内心情感世界这部分,与过去多幅作品所呈现的情感氛围有所不同。

我们的下一代在物资充裕的舒适的年代中成长,享受着上一代人艰辛累积下来的成果,无法体会父祖辈们过去所经历的生活。希望作品除了是父祖辈们过去生活事迹的记录,也能够唤起许多那代人记忆中已经被忘记的事,并让新生代了解那些不知道的事,天下的父母们总是希望能够为孩子们编织美好的未来,而日复一日的辛勤付出,我们应珍惜眼前的亲人以及怀有感恩的心,现今我们享有的一切并非理所当然,而是上代人一点一滴累积下来的成果,“前人种树后人凉”莫待恍然大悟时才万般的遗憾!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