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我才必有用

by 谢智慧

丁智逸

在很久以前,犬之国就只有那么的一只迷你雪纳瑞,就是那么的一头挂着灰耳灰和灰脚却又贴着白眉白胡子的小犬,一身粗硬如钢丝的被毛射出两行宝石色的视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双圆弧型的小肉球,缓而不急的大步大步迈向前、向前……

它的名字叫「迷你」,犬如其名,「迷你」的脑子总是容纳千千万万迷你的愁烦和懊恼,关于那千千万万细细碎碎的愁烦和懊恼,说回来,就只那么的一片胡子和两条眉毛,只不过在它心目中,那大胡子和长眉毛简直讨厌得有如泰山压顶,为着那两顶讨厌的家伙,「迷你」在痛和恨中相互交缠,每天恨不得把这两个丑东西剃下来,剃得干干净净……要不拿一个松果擦擦刮刮,窸窸窣窣的擦擦抹抹,要不拔起一根芦荟叶,窸窸窣窣的又拉又扯,总之就是窸窸窣窣、窸窸窣窣来回擦刮,擦呀刮呀……可是胡子和眉毛却依旧如影随形,永远跟你相伴。

那两顶讨厌的家伙果真顽固,于是它唯有另觅新配方来,好将心中怨恨连根拔起。它找来了青苔、找来了羊齿叶、找来了蒲公英去刮刮,可惜连半根毛头也拔不起。它继续找,找呀找,直至某一日,「迷你」找来了一条烧焦了的物件。那是猫猫草的羽毛?它用熟练的手去摸一下,然后喃喃自语,说:「世上怎会有质感那么软绵绵的东西来?」它碰到其实是金毛寻回犬的尾巴。 「迷你」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披毛,接着又摸摸那条烧焦羽毛,自卑的响号促使它吐了一口酸水,用眼前的优来咀咒自己的劣。 「它全身都是羽毛来的,连尾巴也长得和羽毛一样,而我却一身刚毛;它没有可恶的眉毛和胡子,而我却两者兼备。」在极大的落差当中,「迷你」的心结被一串串死结牢得闷声不响。

金毛寻回犬根本不知道「迷你」的存在,只管定睛在一望无际的海港中,一边提着轻快的脚掌步步向前。 「它居然懂水性?」「还一头栽向大海里!」这急速的举动看似熬停了「迷你」种种的疑问,却加速了它好胜的心,一定要追在它身后看过究竟。 「哼!只是抛来几个小浪花吧!我得告诉它,这方面我在是内行人。」那灰色的身子随即化身成一个高马力电钻,一片深蓝被划成几条白间条,尾随着那烧焦的颜色……

那烧焦的颜色不经不觉的被大海化整为零,「迷你」被自己做的白间条困着了,在焦急和焦虑中,它做得更多更多的白间条却又越困着自己,直至无穷无尽的白间条弄得它呆头呆脑,一撞,竟然撞向鲸鱼的铁驱体上,弄过一番花式体操后,「迷你」终于被鲸鱼搁在雪山上。它当了雪山里的一个雪球,除了哭哭啼啼之外……

一片冰花白世界,冷锋回响着微弱的歌声,「雪花开,冰雹散……」远方传来比熊小姐的哼唱声,白呼呼的身子在
幼滑的雪粉中滚来滚去,怡然自得,转过不亦乐乎。 「比熊小姐!」它用力喊了一声,却又恨不得收回那丑陋的声线,毕竟「迷你」一直为到那瘦骨嶙峋的身子和两条垂目而纠结着,而穿上一身亮丽毛裘的比熊小姐却又那么篷篷松松,你们可否告诉它该怎样做,怎样做……

「对!就给自己换一身白毛衣吧!」倒不如卜通一声的跳进雪地,换来一身白被毛吧!卜、卜、卜,全身扑得一身雪白毛;卜、卜、卜,额头顶得一顶雪白帽;卜、卜、卜,尾巴摇得一条白羽毛;卜、卜、卜……与湖畔一起共舞,卜、卜、卜……变成一个滚地葫芦、仰面朝天,风化成一块冰化石。

这块叫「迷你」冰化石目送着比熊小姐陪伴着主人回家。积雪中,一只腊肠狗掠过「迷你」两个冰封了的眼球,那四只短短的脚好不灵活爬来爬去,差点还将长身子拖进进湖里,「迷你」看着那手脚笨拙的狗,简直禁不住掩脸偷笑着:「来看看!外行犬干外行事。」「我就算弯下半个身子走起路来也比它好看得多。」它故意模仿着腊肠犬的举动,一个小碎步一个小弯步,用一堆树叶掩护自己,匍匐在地,一个小碎步一个小弯步的缓慢移动起来。咔嚓……

公园里的一群小孩子刚巧看见腊肠犬的到来,简直欢喜若狂、一拥而上,他们再望了一望,却望见一堆活动式的树叶。「妈妈快来看看,一只肮地拖在摆弄着!」他们抓着那短小的尾巴,又惊又喜的来来回回拉扯着,「迷你」吓得毛发竖起,只管连声哀求: 「放开我呀!你们搞错了,我不是地拖呀!」「肮地拖!灰地拖!」孩子们确信自己找到了一把地拖,便追着赶着。 「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们!」在簇拥的人潮中,「迷你」本能地将四肢伸直过来,那一刻除了逃跑、便是逃忙,直至逃到一个没人的地方,逃到一个没有可怕呼声的地方,然后才慢慢的从人潮中抽回扔掉的魂魄来,塞进一个新道理之中,因为它醒觉到,学做一只强悍的德国牧羊犬是如此的重要。

「我得扮成警犬的模样来!」那「嗨嗨」的模仿声激发它充满自信地扑向藏獒的指缝,那像头巨狮的藏獒,肉球有如被蚂蚁爬行般弄得痒痒,它瞄了自己的指甲一下,原来只是一只小动物在吱吱喳喳着些什么,便继续睡呀睡。 「嗨!嗨!嗨!」那嗡嗡的吵耳声又在搔扰着,藏獒索性用两个大肉球塞着耳窝睡呀睡。 「迷你」见这头巨狮毫无反应,便渐行渐近,好把弄一下它的鼻头,多好。这一举动却搔痒了藏獒鼻子里的巨大引擎,「 阿嚏!」一股超强台风从藏獒的口中发射,迷你连空气抓不住,便像只纸飞机般被送到老远去了。

「迷你」的头头尾尾就这样上上下下的卡在围栏的正中间,然而一串奇妙的杂音既像太鼓声般敲打着仓库的一砖一瓦却又像肚肠的磨擦声「咖……咖…….」的徘徊在这一片土地上。不过,静心一听,又好像是老鼠宴的欢乐声。在一排排芝士、小麦、大米面前,迷你除了想着吃的,便是喝的,半只小脚推门而入……「哗!」老鼠们被眼前的厚胡子和粗眉毛吓得如鸟兽散,芝士、小麦、大米通通不要也罢,总之就是捡命要紧……

此时,农家主人活像一个巨人般站在椅子前面,他原来找到了,他找到了驱除老鼠的好帮手,就是那大胡子和粗眉毛的犬类,他如今找到了。他跟「迷你」一见如故,随即给它带上皮革的项圈,拉到家里去,给它训练成为一只优秀的守护犬,从此,每天过着幸福的生活。

2022年日本富士见市民大学纪念刊(翻译自日本语原文)

Photo by Chris Arthur-Collins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凡是在人间烟火刊登过一定数量作品的作者,都可以得到自己专属的二维码。通过扫描可直接跳转至作者介绍页面。
人间烟火创作人专属二维码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