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一个人在周末出门

by MingYan Yap

爱紫人

来吉隆坡工作已有半个月,突然脑海有个想法,我想要周末出去走走。这不同于自己一个人决定离开家乡来到外地打工的感受,是那种突然想要自己去探索什么的一次想法,没有预期一定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就一开始而言,应该就是完成计划而已。

不喜欢购物商场的拥挤匆忙,反而想要去公园散步。上网搜寻了好几个搭捷运能前往的公园,照片看起来是很美丽,所以更期待去到那里从自己眼中和灵魂感受到的美丽。路线寻找和探索,这次是真正的第一次。以往在大学时期,跟朋友们三五成群一起出门,都是有个“带头”的朋友会负责一切,我只要跟随就好。无论是搭哪一种捷运、需不需要GRAB、那里有没有美食、距离多远、一触即通卡要准备多少钱,我全都跟随大队。中六毕业之旅也是,吃喝拍照打卡,景点都安排好,也是我自己同意的。

第一次去的公园离我租住的地方大约30分钟,根据应用软件估计是一小时到达,但其实我只用了半小时。途中要去哪一个月台等什么方向的捷运、大约几点到达,除了事先用应用软件做好计划,还需要当时的随机应变。比如,要从LRT转换去MRT时,之间或许有个桥梁连接,或是需要通过人行道走到对面马路。怎么走到下一个乘搭点、怎么跟着指示牌,这些资讯社交媒体以及交通应用软件不一定会“告诉”你。直到去到那个捷运站,下车的那一刻,就先从一个看似是出口的地方前行,然后看着指示牌,根据指示牌还有当时大队人群的走向,直觉说:嗯就是跟着这样走吧。当到达了可以等待下一趟捷运的站台时,很能收获成就感,不是满足任何一个谁,因为那是我自己要做的事。诶,我就这样走来了诶!

有些捷运会走进隧道,有些则是走在高架上,或是走在与高速公路平行的轨道上。那天第一次去公园所搭的捷运,有好几站是经过隧道的。很喜欢身处隧道神秘的感觉,还会让人萌生一种原来人们都活在地下世界的幻想。离开隧道内的那几个站点,当列车驶出后看见天空的时候,看着下方的住宅区、高楼大厦、路人,还有很近的天空,以及看向窗外的列车内的人们。那时候会想起,和家人们在云顶高原乘坐缆车时赞叹高空的景色。我又萌生了一个计划,带家人一起收获另一种在高空的体验之行。

终于抵达了离目的地最近的站点后,我随着指示牌走向其中一个出口门。关于出口门,捷运站总会有两个或三个出口处,分别通向不同的道路。要是走错出口门,无需重新刷卡,还是可以从另一个出口门去想要前往的目的地。站内也可以看到贴着各种出口门的几个可到达的地方,比如博物馆、公园、医院、文化馆等等,还有地点照片可看。从下列车的那一刻直到你从捷运站走出去的路线,全都有已准备好的指示牌或者说明,第一次感受到搭捷运真的很便利。

从出门口走出去,根据应用软件指示,附有步行路线,大约需要步行五分钟。抵达时大约八点,可以看见附近很多人在路边跑步,这情景让我坚信那个公园肯定就是在这里附近没错。于是,我在那一瞬间决定,跟随走在我前面不远处的那几位跑步的人,去到公园那里。我想赌一赌,他们就是跟我去一样的目的地。就这样,我跟随那群人的脚步,把那个路线指示关闭并收起手机,开始出发。果不其然,那群人真的跟我前往一样的地方,真的太巧了吧!

一到公园门口,一个租借自行车的摊位老奶奶问我要不要租借自行车。原本我在网络上看网民分享骑自行车游公园的体验时,并没有打算租借脚踏车。因为当时我觉得好像可以算是完成自己一个人到目的地的计划了,不想再增加计划外的行动。但是几秒钟后,我居然租借了自行车。骑上车子进入公园开始一段距离后,我回想为什么刚刚要做出那样的决定。或许,我也是喜欢计划外的意外体验吧。这算是一个人出门的目的吗?更了解自己的感受,比如我的喜欢。

公园似乎和购物商场内一样人来人往地热闹。但是,这里的热闹,或许是可以看见流动的湖泊、远处的高塔、沐浴在太阳下的荷花、桥梁上喂鱼的人、鱼群们争先恐后地抢食物、坐在长椅上休息的老人、父母手上提着的小孩水壶、年轻人戴耳机的奔放、坐在草席上野餐的一群友人。各种眼睛可以捕捉到的景色,我都立刻用手机拍下或录影。影片的背景声音,就是大自然的背景音乐。于是,我就这样一边骑车,一边停下拍照,一边休息喝水,一边聆听四周的声音,一边看四周的人们。走走停停,大约花了一个小时多。

有了这第一次的公园经历后,我便计划下一次的周末出门,这次计划里的目的地只有公园。不一样的预计到达时间、不一样的捷运路线、不一样的出口站、不一样的捷运站与公园之间的步行路线。可是,这一次,我又遇到了看似要前往公园的人,身穿运动鞋和运动服。看起来像是要去公园的吧!好,我就不跟着导航路线,我跟随前面的人,再一次我到达目的地。我觉得我人生里总有恰巧出现的领路人,都没机会能说一句感谢。

决定一个人在周末出门,我是自己计划里的领路人吧。

Photo by Bruno Martins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我一直都在努力折叠往生莲花,每一片花瓣都承载着我对已故至亲的思念。每逢初一、十五时,往生莲花都会随着金银纸一起焚化,烟熏袅袅,仿佛就在向上天传递我偷偷放在花芯里的心声。那时那刻,我不再是一个理性的大人,而如同小男孩般,希望天堂会有WiFi,能够让对方接收我的讯息,也希望天堂会有信箱,能够让对方收到我的祝福。一 芊函
以爱之名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