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

by MingYan Yap

宇佐木若子

几乎所有人都不喜欢自己头顶上的白发,我却从小就有白发。年少时期的我对长白发这件事儿十分敏感,长出一点点就想要染。我在很小的年纪就开始不明就里地长白发,我的原生头发是特别乌黑的那种,在黑发中长出来的白发,就显得十分明显和让我讨厌。

从小被白发困扰的我,每一个月都必须染发一次。少年时期,自己也没存款,家里也不宽裕,妈妈会买最便宜的“美源’染发剂给我用。这样一用就是三十几年的时光。我从来不觉得染发会伤害头发,只是每次染完头发之后,整头刺鼻的草本味道,要维持好几天才会消失,实在苦恼。当味道消失后、头发乌黑亮丽几周,新生的白发又再次在头顶上冒出来。染发又必须再重复。

我的头发是我的荣耀,无论长发短发,身边的人总是赞美我那乌黑亮丽的头发。心里虽感自豪,同时我也特别心虚,可能是因为头发是染的。

“没有啦,我的头发是染的。不过我本来的头发也是黑的。” 我解释道。

既享受赞美,也自己拆台。相信很多染黑发的人,都是这个想法和做法吧!反观把头发染红染绿的青年男女,他们或许不会得到同样的赞美,也不会被认同,还常常被我们认为是“染发的坏孩子”,从来不会为自己的染发行为做这样矛盾的辩护。

对于坏孩子的说法,我心里其实十分抵触,因为我从小就染发,我却不是坏孩子。在师长眼里的我,就是那个不必太多关心也不会犯错,偶尔还会表现优异的好孩子。然而,他们不知道的另一个我,就是他们口里那个天天染发的坏孩子。从此,我就明白,一个人的善恶是不能用外表来定义的。

做出不再染发,让白发自由生长的导因是一张照片。

“你看,这个灰白色长发,是不是也挺好看的?” 办公室的同事拿着网络上白发模特儿的照片让我看,试图劝我别染发。

俗话说得好:有头发的怎么知道秃头的痛苦。

“就算是白发好看,那也是他们故意染成想要的样子,而不是胡乱生长的白发。” 我回复道。

当时那张照片没有能让我改变染发的初衷,真正让我选择留白发的原因,只是因为某个瞬间我厌倦了频繁染发而已。其实很多的人生重要决定都是一时冲动而做出的,比如结婚。然而,要使一瞬间的决定维持下去则需要坚持的勇气。为了这一口气,我不再理会别人的眼光和意见,从寸寸的白发留起,一寸两寸三寸,从黑白上下分层,到白长直,我用了三年时间。

其实做决定很容易,下决心却不简单,尤其是需要搭上与时间对峙的拉锯战。我不认为我坚持留白发有什么值得我骄傲的(即便获得很多人的再次赞美,包括很多的路人),但过程让我能自虐式地享受着等待和冷眼嘲讽才是最大的收获。或许留白发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却是每个人最烦恼的人生琐事。写这篇文章是想大家知道,白发不止是年岁的冠冕,也是自我跨越的里程碑,我学会了坚持和忍耐的人生功课。

Photo by Rendy Novantino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人间烟火年度散文奖」致力于推广与表彰卓越的散文创作。现宣布截稿日期为2024年2月29日。 为确保评选的公正与专业性,我们荣幸邀请了三位杰出的的评审老师,分别是方路、方肯和蔡晓玲博士。 欢迎各位作者积极参与,踊跃投稿!
「人间烟火年度散文奖2023 」即将截稿!超强评审阵容发掘好作品 ≫

相关内容